朱慈烺问那名锦衣卫的年轻小旗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名使快刀的年轻锦衣卫单膝下跪道:“卑职锦衣卫小旗李护!”

  “起来!”朱慈烺将他扶起,并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他,越来越眼熟。

  打量了一会儿,朱慈烺又看向李廷表,意味深长的笑道:“我看你们两长得挺像啊!”

  李廷表干笑道:“殿下,李护是臣的儿子......”

  朱慈烺惊讶道:“你儿子这么大人了还只是个从七品的小旗?这是亲爹吗?”

  李廷表正色道:“锦衣卫对官员升职有一套严格的考核,李护他办事能力不足,还不具备升任总旗的资质。”

  李护听父亲这么说,脸色并没有任何不满,很是冷静沉着,他心中也清楚,自己没那脑子搞情报,只能跟队抓抓人。

  朱慈烺认真的打量了一下二人,这才开口道:“办事能力不足,不代表其他能力就差,比如说护驾.......李护,护驾有功,着升为锦衣卫千户,随驾本宫左右!”

  李廷表连忙道:“殿下,总旗到千户连升四级,这太多了.......”

  朱慈烺摆了摆手,道:“本宫凡事量才而用,只要能力足够,升几级无所谓。”

  李护欣喜着跪下谢恩道:“谢殿下!”

  “啪!”

  正当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火铳之声,朱慈烺身边的一个亲卫应声倒下。

  “附近有火铳手,护驾!”徐盛猛的大吼一声。

  徐盛话音还未落下,又是两道火铳之声传来,朱慈烺只觉得前面一道身影挡住了自己,紧接着这道身影猛的晃动了一下,随之慢慢倒下了。

  徐盛通过火光立即判断出了位置,大吼道:“火铳手在五十步外的树上,快将他们拿下!”

  朱慈烺平静的看着躺在地上为他挡了一枪的勇卫营亲卫,心中的冷意渐渐上升。

  李廷表跪伏在地道:“是臣办事不力,没有及早察觉此事,让殿下陷入险地,还请殿下责罚。”

  朱慈烺冷然道:“两日之内,查出背后指使之人!”

  “是!”李廷表额头隐隐冒出虚汗。

  之前的打斗声和火铳声惊醒了整个村子,村子中的里长带人匆忙赶来,人人手中拿着锄头铁锹等农具,很是彪悍。

  朱慈烺进了院子,让李廷表去处理,李廷表往里长面前一站,锦衣卫的腰牌一亮,该村里长在磕了几个头后连忙带人离开了。

  在进了院子中后,朱慈烺说道:“徐盛,这几名阵亡的亲卫你好好安排,不要让他们的家人心寒了。”

  徐盛点了点头道:“是!”

  不多久,李廷表带人回来了,几名亲卫也将两名火铳手拖了回来,这两人见跑不掉了,只好服毒自尽,其中一个因为怕死毒药在嘴中又吐了出来,最终被俘虏了,李廷表让几个锦衣卫将他关在单独房间里审讯。

  李廷表又让人将一些刺客的尸体搬到院子中,多点了几个火把照明,仔细检查他们的尸身。

  “这几个人身上有千米粒和饼屑,这两种东西是卫所兵常用的军粮。”

  李廷表一边检查一边道:“这几个人内衬的麻衣袖口有微小的洞孔,是微小的火花所烫,应该是使用火绳枪时所产生的。”

  他又捏了捏刺客的双臂和腰部,皱眉道:“不对,这人右臂比左臂粗壮有力,腰部肌肉僵硬,衣服上还有铁屑,应该是个铁匠!”

  李廷表又检查了几十个黑衣刺客,最后得出结论道:“殿下,看来这些刺客来自不同职业的死士,臣可以肯定,其中一些人是卫所兵!”

  朱慈烺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冷色。

  经过半个时辰的折磨,那名火铳手终于什么都交代了,验证了李廷表的部分猜测。

  为了防止火铳手栽赃嫁祸,李廷表仔细检查了一下这些刺客使用的武器来源,特别两支火铳,发现这些武器来源很是杂乱,但两把火铳确实是太平府卫所中产的。

  李廷表连夜传讯给太平府的锦衣卫情报分处,让他们配合调查这些人的身份,同时监视各卫将官的举动。

  吴忠怒道:“行刺皇太子,按律诛灭九族,这几个卫所的将官还真是疯了!”

  李廷表道:“几世的荣华富贵要交出去,确实让他们疯了,只能铤而走险了,若是成功,富贵依旧在。”

  徐盛悠悠道:“拿五百亩地和锦旗一面不好吗?非要作死!”

  朱慈烺目光深邃,平静的说道:“传令孙应元,让他速速领军渡江,明日到达太平府!”

  众人面色一凛,站直了身形,皇太子又要开始杀人了。

  孙应元接到消息后,对皇太子的安危极为的担心,同时他怒火中烧,有人居然为了点土地就干刺杀皇太子,真是无法无天了!

  第二日下午,太平府府治当涂县,数百名文武官员在城外迎驾,可他们等了半天却仍然没有发现皇太子的仪仗出现。

  太平府知府皱眉道:“不是说皇太子的仪仗就在长江岸边吗?人呢?”

  负责迎驾的官员道:“大人,他们上午就到了,一直在没动,听说还安营下寨了.......”

  “这.......这是何意啊?”官员们开始议论纷纷。

  太平府知府叹息道:“皇太子行事古怪,不好揣测,还是等吧.......”

  几个卫所的将官对视了一眼,皆是发现对方眼中的不安。

  ........

  又过了一个时辰,迎驾的官员们或是蹲在地上休息,或是几人围在一起聊天,让远远路过的人觉得很是怪异。

  忽然间,远处出现一片旗云,随着旗云越来越近,众官都看到了大旗下的仪仗,特别是那些威武的铁甲大军,引得众人心里很不是滋味,皇太子出巡带这么多兵干嘛?

  皇太子的仪仗出现后,城门前鼓乐齐鸣,鞭炮炸响,原本等待的无聊透顶的太平府各级官员纷纷列好了队伍迎来上来,脸上散发出迷人的笑容。

  众官齐呼:“臣等恭迎皇太子殿下千岁!”

  朱慈烺从龙辇中走出,看着眼前一群文武将官,不冷不热道:“等急了吗?”

  太平府知府连忙道:“不急,不急,臣等君,天经地义!”

  朱慈烺瞥了他一眼,道:“是不是臣弑君,也是天经地义啊?”

  原本赔笑的知府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他惊慌道:“殿下,您这是何意啊?”

  朱慈烺面无表情道:“本宫昨夜在太平府境内险些被人刺杀,刺杀之人还不是一两个,足有上百人之多!你这太平府知府不知道?”

  紧接着,一群天武军的军士将那些刺客的尸体全部从麻袋中扔了出来,摆在了城门前。

  众官看得一阵惊呼,眼中尽是骇然之色,真有刺客行刺皇太子,还这么多!

  太平知府诚惶诚恐道:“臣不知啊,谁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

  朱慈烺冷冷道:“你不知,本宫知道,拿人!”

  天武军的一个营将城门封住,将身着卫所官府的一些武将拿下。

  吴忠拿出一道令旨当场宣布道:“建阳卫指挥使汪范岗,指挥同知秦大又.......千户蒋黄石等十三人暗中派百名死士刺杀皇太子,以谋逆罪论处,诛三族!太平府各官员,自知府往下皆降职两级,以作惩处!”

  建阳卫的十几个武将面若死灰,谁都没想到,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仅仅两天不到就败落了,如今还牵连到了家人。

  太平府各官员在佩服建阳卫这些武将狗胆包天的同时,也是恨透了他们,混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爬到现在的位置,竟受到这群狗东西牵连被连撸了两级,真是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