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阳府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朱慈烺决定去庐州府和太平府巡视一番,看看朱大典清查土地的差事办的怎么样。

  五月初,朱慈烺令天武军皇家第二旅五千人马随驾南巡,协助朱大典强行收了庐州府和太平府的卫所土地,推行军屯,给新招募的十万预备屯田兵腾地方。

  在经过几天的巡视和威慑,并杀了二十多个卫所将官后,庐州府各卫所纷纷服软,表示愿意归还侵占的军户土地。

  朱慈烺为了表达对他们配合工作的谢意,每个将官额外奖励了五百亩田地和锦旗一面。

  五月中旬,在巡视完庐州府后,朱慈烺继续领大军南下太平府,不过这次他改变了套路,决定微服出巡先行去太平府,大军紧随其后,隔着一天路程。

  朱慈烺一是担心朱大典忽悠自己,二是想亲眼看看,亲耳听听,太平府各卫是什么反应,百姓是如何评论此事的。

  朱慈烺带着李廷表、徐盛及二十名亲卫一起,快马加鞭向太平府方向飞驰而去。

  朱慈烺一路取近道直奔太平府,当渡过长江到达太平府郊外之时,天色已晚。

  李廷表说道:“殿下,距离太平府州城还有二十多里路,看来我们今天到州城城门也已经关闭了,前面不远处有一个村子,不如我们在此休息一晚,明日再赶路吧?”

  朱慈烺看天色渐黑,照此速度确实如此,因此同意了在前面夜宿一晚,顺便和前面的农户打听一下太平府的情况。

  进入村子之后,找了一个大户人家,使了点银子之后,众人吃了点东西,又找了当地人家了解了一下太平府的情况后,便早早的休息了,准备明日一早再赶路。

  朱慈烺赶了一天的路,确实有些累了,躺下不多久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朱慈烺睡的迷迷糊糊的,感觉犹如推自己,他睁眼一看,见李廷表不知何时来到了身边,他刚想询问,却见李廷表低声道:“殿下,外面情况有点不对劲,好像有大批刺客进村了。”

  朱慈烺闻言,先是微微一惊,很快又冷静了下来,看来终于有人动手要杀自己了。

  他拿出了左轮枪,并上好了子药,对李廷表道:“你去安排,尽量留些活口,本宫想知道谁这么迫不及待的自寻死路了!”

  他话音刚落,只听外面已经响起了打斗声,还伴随着几道惨叫声,李廷表微微一躬身,急忙出去了。

  徐盛拔出佩剑,紧紧站在朱慈烺的身旁,吴忠也是抄起了一把左轮枪别在身旁。

  外面传来了一个亲卫的喝声:“你们是什么人?敢在此行凶?”

  外面一个黑衣蒙面人冷笑道:“自然是要你们性命的人!”

  这些人不再废话,开始与亲卫们战在一起,时不时的传来刀剑碰撞的声音和惨叫声。

  朱慈烺此次出来,带了十名锦衣卫和十名勇卫营的亲卫,见自己人迟迟没有拿下对方,他忍不住出门看了看。

  一出院门,只见足有上百个黑衣人围杀锦衣卫和亲卫,场面乱做了一团。

  在一声啸响中,十名勇卫营的亲卫纷纷后退,拔出随身的左轮枪对着这群黑衣人一顿乱射。

  研究所改进的左轮枪,虽然体积变小了,但发射时还需要自己用手转动火轮,打一发转一次,最主要的是,几颗子药打完之后若是想装填,得需要好几分钟的时间,很是麻烦。

  因此,勇卫营的亲卫们不到危机的情况下是不会使用左轮枪的,更不会在远距离使用浪费子药。

  现在双方距离的如此近,黑衣刺客们又扎推进攻,此时正是使用左轮枪的极佳机会。

  在十名亲卫的火力打击下,这群黑衣刺客们瞬间倒下三十多人,也让他们吓了一跳,不过在经过短暂的恐惧后,这群黑衣人却并未退缩,依旧冲了上来,显然是一群死士。

  黑衣人中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全部杀了,一个活口别留下!特别是小太子,不惜一切代价杀了!”

  “是!”剩下的几十名黑衣人再度冲杀上来,完全是不要命的搏法。

  锦衣卫和勇卫营的亲卫个个身手了得,虽然人少,是一打几的局面,却丝毫不落下风。

  其中一个年轻的锦衣卫小旗表现最出彩,他手持绣春刀几乎是一刀一个,最多也是两刀就斩杀一个,他的刀法极快,面对三人的围攻毫无慌张,片刻间挥出七八刀就将三个黑衣人全部斩杀。

  朱慈烺看得暗暗点头,同时心中在思索,会是谁想致自己于死地呢?卫所之人?南京勋贵?地主劣绅?这些人的利益受损,都有动手的动机。

  看来这些人把自己盯得很紧啊,一有机会就出手了,不过朱慈烺丝毫不惧,他要走的道路注定是一片腥风血雨。

  如果一个伟人的诞生,需要踏在无数的尸体上,那我宁愿多一些祸国殃民的凡夫俗子!

  在思索间,场中的局面已经越来越有利于己方了,几名锦衣卫虽然动作渐渐迟缓,招架不住了,但身经百战的勇卫营亲卫们则是越杀越猛,伴随着一声声惨叫声,黑衣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那名锦衣卫的年轻小旗非常的勇猛,在他的脚下已经躺了一地的黑衣尸体了,他手持快刀穿梭在几个黑衣刺客之间,应付起来游刃有余,时不时一刀下去带走一人,几个刚准备冲过防线攻向朱慈烺的黑衣刺客最终全部惨死在他的绣春刀下。

  不多时,战局已经接近尾声了,在损失了四名锦衣卫和两名勇卫营亲卫的代价下,这群刺客死伤了大半。

  黑衣首领一看情况不好,就嘬了一声口哨,意思是快撤,这群黑衣刺客撇开对手,就准备逃跑,其中几个腿脚不利索跑的慢的当场被擒下了。

  朱慈烺道:“问问他们到底是谁派来的!”

  李廷表刚想审问,几名被擒的刺客却已经咬碎了暗藏在牙齿后的毒药毒发身亡了。

  ---------------

  求订阅!求月票!今天还有十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