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慈烺转而对军法部顾威道:“春耕之后,你开始巡视凤阳府各地,如果哪个衙门敢私自收税的,统统抓起来,不管他是谁,后台是谁,本宫必将他一撸到底,全部诛杀!”

  他声音严厉,让在场各人大气也不敢出,特别是漕运总督朱大典,更是额头虚汗直冒,看来以后要严令漕运衙门各部,凤阳的地别来收税了。

  军法部顾威严肃地站起身来,拱手领命,这个连亲弟弟都能按照军规处死的人,谁都不相信他会徇私枉法。

  朱大典提醒道:“殿下,那官员的俸禄是否要提升一些呢?”

  朱慈烺摇摇头,道:“暂时不用!”

  大明官员的俸禄是不高,也需要提升,但不是现在,朱慈烺觉得,你过的再苦能有百姓苦?连治下都治不好还想着加俸,本宫没砍你的头就不错了,想要高薪一切等拿出成绩再说!

  下面开始按照各划分土地,朱慈烺成立军屯部,任命杨廷麟为军屯部部长,全权负责凤阳府屯田事宜。

  目前以八卫的军田数量,加上查抄一些士绅的田地,目前朱慈烺手中有近千万亩的土地可分配。

  朱慈烺命人将土地根据土质分为上中下三等,靠近河流的上等土地优先分配,上等土地分完再分中等土地,下等的荒芜土地可以慢慢重新开垦。

  按照一个新招募的军士五十亩地,光是上等的好地就能招募几万屯户了,一个屯户出一个屯田兵也是几万大军。

  开垦荒地并不难,一个青壮劳力人均一天可以开垦一亩多的荒地,朱慈烺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劳动力,只要有粮食吃,很多人都愿意心甘情愿的来干活,更何况他手里还有六千流贼俘虏,这些人是时候需要好好的劳改一番了。

  朱大典见没自己什么事情,心中有些失落,他想着跟着皇太子混呢,没想到被拒之门外了,这真是有些尴尬啊.........

  正当朱大典略显尴尬之时,朱慈烺看着他道:“朱大典,本宫想交给你一个任务,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朱大典见机会来了,立即行叩首大礼道:“臣愿为殿下效死!”

  此时不表忠心等待何时?若是迟疑错过了眼下的机会,往后自己估计连漕运总督都没的做了。

  朱慈烺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本宫想让你对庐州府、安庆府、太平府、滁州府、徽州府等周围各府的土地进行一次清查,不知你这次能否办好?”

  朱大典一时有些懵了,又他娘的清查土地?你是不是还要杀人啊?把凤阳府周围各府也清一遍?

  朱大典硬着头皮道:“臣定当竭尽所能,尽快清查好各府土地情况!”

  朱慈烺笑道:“朱卿不必担心,收拾这几个府还不至于让应天那帮人跳脚,你尽管就做,本宫过些时间会亲自到各府巡视,为你助威!”

  朱大典听他这么一说,心中顿时放松了不少,连忙再次谢恩。

  朱大典从朱慈烺处决犯事官员和乱军的态度来看,他知道这位皇太子虽然外表平易近人,但手段极为老练狠辣,而且控制玉望极强。

  朱大典作为混迹官场多年的老手,光是从勇卫营的改制中就看到了皇太子暗藏的许多手段。

  他很清楚,跟这位小爷作对,绝没什么好下场,连镇守太监这种皇家的家奴说杀就杀的人,还指望他对敌人心慈手软吗?

  太监作为皇家的家奴,正常犯事了一般都是从轻处置,毕竟太监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皇权,处理太监就相当于变相的自己削弱皇权,这也是为什么各地的镇守太监和监军太监嚣张却无人敢惹的原因。

  议事结束后,朱慈烺又发了一道令旨,凤阳府内的土地,但凡在春耕后没有种上庄稼的,全部没收充公!

  无论地主平民,家中土地七成以上都必须种上吃食,粮食也好,菜也好,番薯也好,只要荒废在那的,官府全部收回充公!想要做商业用途的必须向官府申请,在取得资质后才准许名下土地另作他途。

  商业过于发达反而不是什么好事,商业的发达让原本种地的百姓都去城里做工赚钱了,导致荒废的土地越来越多,粮食产量一年不如一年。

  历史上鱼米之乡的江南,在明末不但没有成为大明的助力,反而因粮食不足需要从湖广和广东地区进口。

  朱慈烺是想发展商业,是想征收商税,但不是现在,农业问题不解决,商业问题想都不用想。

  农业革命和商业革命是工业革命的前提,农业发展到一定的程度,社会才有可能发展商业,农业发展可以促进商品交换,社会才会有多余的劳动力从事小商品经济的发展。

  当社会对商品的需求量超过小商品经济无法买足时,必然要对生产方式进行改革,改革的方向就是大生产大机械的使用这样才出现工业生产的出现。

  这三者关系是循序渐进的,想要跳跃式发展只会是揠苗助长,后患无穷!

  朱慈烺对杨廷麟道:“杨卿,这段时间要辛苦你了,有什么困难只管跟本宫开口,不管是权力还是钱财,本宫都可以最大程度的放手要你去做,但你一定要清楚,屯田招兵一事,事关国之大政,收地利,抒民力,足兵食,更是决定了我们能否彻底平息中原流寇之乱,请你务必竭尽全力去做!”

  杨廷麟认真道:“殿下交代的大事,臣一定竭力完成!”

  杨廷麟又道:“殿下,原本臣手下还有几十个国子监的监生,现在他们分派各地当官了,臣手下尽是一些大老粗的武将,人手很是紧张......”

  朱慈烺点点头,表示理解,毕竟整个凤阳府的文官几乎被他砍光了,人员确实有些紧张。

  他沉吟了片刻,道:“传本宫令旨,让南京国子监调一千名监生来凤阳府,举监和贡监优先,荫监就不要送来了!”

  所谓举监,就是由举人做监生的,贡监则是由秀才做监生的,也叫贡生,秀才一经成为贡生,就不再受地方儒学管教,俗称出贡。

  而荫监,是凭借父辈做官而成监生的,另外还有以捐纳钱粟得为监生的例监。

  这些凭裙带关系和花钱进的国子监,朱慈烺要他们何用?能了解民间疾苦?当了官能为民办事?

  或许有个别几个可以,但那又如何呢?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只要你有本事,以后有的是机会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