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解决了八卫一所的几日后,八卫的军田大多被充公,凤阳府内的士绅隐田也在慢慢的清查中。

  朱慈烺召集凤阳府各州县文武官员,还有天武军各将,在皇城奉天殿举行了朝会。

  在奉天殿左侧,站着朱大典为首的文臣,在右侧则是站着天武军的主要将领,在场的一大半人,都是自己的心腹手下,凤阳府所有实权可说尽在掌握中。

  目前的凤阳府五州十三县基本都是朱慈烺新安插的人员,杨廷麟为凤阳府知府,下面各州县的的知州和知县都是从天武军中的国子监监生中选出的人员。

  在文官下首处,朱大典有些紧张,皇太子一口气处决数百名官员,其手段让人心寒,今日朝会,不知道又要有什么安排。

  在众人行礼之后,朱慈烺坐在上首龙座之上,朗声道:“今日破例举行朝会,是为分配凤阳府屯田招兵之事。”

  众人认真的听着,屯田招兵很容易理解,各朝各代都干过,大明的卫所制更是如此,众人觉得皇太子应该是重新整合凤阳八卫了。

  朱慈烺道:“本宫决定在凤阳府重新实行屯田新政,招募军民一同垦地屯田,凡是参军的青壮,每户分五十亩地,参军满五年,土地的永久使用权就归其所有。”

  “分出的土地,官府会为他们制作灌溉水车,并送耕牛和农具,但要每亩每年缴租俩斗。”

  五十亩地看似多,在这个时期,也仅够一个维持一家五六个人的生计,交完租子后稍微有些结余罢了。

  朱慈烺此举,与卫所制虽类似,却大不相同,他现在分出去的田只有使用权,并不能买卖交易,更不能赠与长官,一旦发现立即充公,这样可以一定程度的防止土地兼并。

  也就是说,以后这地是朝廷的了,只租不卖!而且是长期出租,这租金自然就是每亩地两斗粮食。

  朱大典道:“殿下,如此这般,怕是要投入大量银子啊。”

  想要在干旱的天灾中让土地长出作物来,就必须要兴修水利,发展农田灌溉事业,眼下大明各地水利失修严重,往年一些维修的经费更是被官员们贪污私肥了。

  若是重修水利,必然要花费大量的钱财,这也是官绅豪强们宁愿让土地荒芜也不愿去开垦的原因,更别说现在一头牛八两银子,成本太高谁愿意投入啊。

  朱慈烺道:“投入再大也要做,没有粮食产出,饿死的百姓将会越来越多,流寇也将会越剿越多!”

  “在河流和湖泊附近疏濬以往的河渠,并挖新的沟渠、架设水车,远离河渠的地方就挖掘砖石深井。”

  好在凤阳府境内河流湖泊众多,只要运作的好,灌溉出几百万亩的良田还是没问题的。

  朱慈烺的目标是在一两年内通过军屯,在凤阳府至少练出五万大军,养活几十万百姓。

  朱大典吃吃道:“殿下,这,这消耗银钱数目实在是太大了,臣没有那么多银子啊!”

  朱慈烺意味深长道:“朱卿不必忧心,银钱的问题不用你操心,本宫会先拨出三百万两用作,如果不够,本宫还有。”

  朱大典呆了呆,其他一些官员也是目瞪口呆,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皇太子这次倒底抄了多少银子啊!怎么感觉这三百万两银子在他嘴里就跟玩儿似的。

  连抄家的天武军各将都不清楚倒底抄了多少银子和粮食,各部各抄各的,只知道自己抄出的银钱数量超过百万两,粮食更是无数。

  黄得功道:“殿下,这些土地都分给了新招募的士兵,那我们天武军的两万兄弟分吗?也需要种地吗?”

  朱慈烺沉吟道:“你们暂且不分,近年来把主要精力放在操练和剿寇上,以后等到了江南,本宫会分给你们天下最好的地!”

  朱慈烺也曾考虑过要不要给天武军优先分个一百万亩良田,后来仔细琢磨了一番后,最终否决了,现在就把地都分好了,往后去了江南还怎么撸起袖子跟那里的土豪劣绅们抢地?

  众人听得乐呵呵的,听说长江以南那片地可是最肥的,养出来的姑娘也很水灵,真期待以后去讨几个漂亮老婆。

  朱大典心中叹息了一声,皇太子抢完凤阳的地,现在又计划着去江南抢勋贵的土地了,真是令人无语。

  一直沉默不言的杨廷麟也惊讶于皇太子的意图,他忽然开口道:“殿下,这每亩两斗米是否多了?臣最近查看了黄册,百姓自耕田缴的租子只有一斗,甚至有些地方只有几升。”

  朱慈烺摆了摆手道:“不多,因为本宫除了每亩地收两斗米外,将会废除屯户所有税收,包括人头税等所有杂税都不收!”

  “什么,殿下您这是?”

  朱大典不可思议地问朱慈烺道,连在一旁有些无聊的武将们都是吃惊地向朱慈烺看来。

  连大头兵都知道,朝廷靠征税维持国家运转,虽然都不知道用在哪里了,起码自己的军饷是朝廷收的税里面的,现在皇太子要废除囤户的所有税收,没了税收银子哪来?

  朱慈烺叹息道:“天灾大旱之下,百姓生活日益困窘,我大明的税收原本在历朝中都是最轻的,即便是今年父皇加征了剿饷,平均下来每户也就多交几斤粮食而已,然为什么有那么多百姓活不下去呢?”

  “我想大家心里都清楚吧!各地官员在正税之外利用各种名目横征暴敛,一个名目的正税外又衍生出了七八个常例,原本朝廷多收一升粮,到了地方就变成了一斗甚至四五斗!这个衙门收一茬,那个衙门收一茬,不仅文官收,武将也在收,百姓哪里经得住这种盘剥?”

  朱慈烺道:“百姓交的税,八成都进了贪官污吏的口袋了,朝廷白白的替他们背锅了,本宫此番废除杂税,就是要百姓休养生息,让这些贪官污吏无处下手!”

  朱慈烺继续道:“免除杂税目前只应用在新屯的囤户中,以后渐渐往南直隶推广,现在这个时候,粮食才是最保值的东西,有粮食在手,还怕买不到东西?”

  众人慢慢的消化这皇太子的这番话,越想越觉得有理,在好比在河南归德府,一个流民面前分别有一筐大米和一筐黄金,如果只能选一样,流民百分百选择大米。

  因为这个时候,很多地方有钱也买不到吃的,只能守着黄金活活饿死,而大米却可以置换很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