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在姚文昌领军接近勇卫营辎重队百步的时候,只听一连串的炮击声响起。

  勇卫营的炮营几乎都装船走运河南下了,辎重队只携带了一些方便携带的虎蹲炮防止途中遇到流寇袭扰,这个时候正好派上了用场。

  周遇吉为了给青州兵一个狠痛的教训,直接下令炮兵全都使用霰弹,而且还是等对方一百步以内时才开始发射。

  几十门虎蹲炮一起开火,炮响的一瞬间,姚文昌所部青州兵立刻响起了一阵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声,一轮下去就是横扫一片,伤亡至少数百人。

  相对于鞑子的两三层重甲,刘泽清的部下简直就是乞丐装,连一层铁甲都没装备齐全,完全就是来送菜的。

  在几十门虎蹲炮打完一轮后,站在运粮车后面的勇卫营士兵立即举起了装填好的火枪呈三排轮射,向青州兵开火。

  火光交错,硝烟弥漫,姚文昌所部青州兵就像被收割的庄稼一样,成排成片的倒下。

  这群青州兵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仅仅一轮打击,就立刻大乱了起来,有人都开始拼命往后跑了。

  周遇吉嘲讽道:“逃跑将军刘泽清果然名不虚传,他的部下个个深得其真传!”

  因为山东灾荒,各地供应不起勇卫营两万大军的军粮,所以朱慈烺安排,每距离一百里,周遇吉的辎重队就会在附近城池存放一些粮食,给后队大军使用,并分派士兵把手。

  这样既不影响后队大军的行军,辎重队也会越来越轻松,因此现在周遇吉原本的五千人经过一路上分派各地守粮,到了这里只有一半人马了。

  即便只有两千多辎重兵,也足够对付逃跑将军手下的一群乌合之众。

  双方刚开始交手,还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青州兵就已经伤亡了上千人,他们开始知道勇卫营不好惹,哪里还敢再继续打下去,纷纷转头就跑。

  姚文昌看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是真的,他是刘泽清的老部下,跟着刘泽清东征西杀,可算是身经百战(pǎo)了。

  但在以前的战斗中,哪里见过这样强悍而可怕的对手,自己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简直被打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看到手下士兵纷纷败退下来,姚文昌没有死脑筋让人回头继续刚,因为他知道,再攻也只是白白送死,一点用都没有,因此他也迅速拔转马头,跟着败军一起撤退。

  打又不敢打,退又不敢退,姚文昌很纠结,他害怕回去之后被刘泽清惩罚,因此他下令就地修整,看看能不能找机会阴周遇吉一把。

  周遇吉没理会这个渣渣,在派人向后军主力传讯后再度率辎重队南下,姚文昌则是领着人马像跟屁虫一样远远的吊在后面,寻找再次出击的机会。

  距离东昌府几十里外的临清一带,在激昂的行军鼓点旋律奏鸣中,一只浩浩荡荡的铁甲大军正精神抖擞的往南而行。

  勇卫营主力大军中有一半骑兵,一半步兵,所有军士都是身披甲胄,全副武装,一路唱着军歌,士气高昂。

  大军南下已经十天了,每天以六七十里的行军速度前进着,很快便要追上了提前五天出发的辎重队,最重要的是无人掉队。

  在大军中央有一座豪华的龙辇,龙辇由六匹骏马驾驭,车身雕刻有龙凤图案,尽显皇家的尊贵豪华气派。

  龙辇仅有皇帝和皇后可以乘坐,也是皇权至高无上的标志,这座龙辇是崇祯皇帝特地赐给朱慈烺代步用的。

  龙辇中,披着锦袍的朱慈烺正在翻看着凤阳府的黄册,黄册是大明为核实户口、征调赋役而制成的户口版籍,太祖皇帝朱元璋留下祖制,十年编修一次,当时修建黄册时明确规定:如有隐瞒作弊,家长处死,家属流放化外。

  黄册不仅信息量极大,而且非常详细,是整个大明王朝的最基本数据,也是整个国家的根本和命脉,它不仅详细记载了大明朝的所有人口信息,更是维持大明朝运转的赋役等制度从建立,到执行的唯一依据。

  如果放在后世可以堪比黄金还珍贵,可惜大明的黄册在满清入关后被烧的烧,毁的毁,在后世连一本都很难看见了。

  “孙应元到哪了?”朱慈烺对着龙辇外问了一句。

  徐盛策马靠近龙辇道:“回殿下,孙将军所部已经在徐州下船了,现在正前往宿州。”

  朱慈烺点点头,此行目的是凤阳府,按照计划,孙应元在徐州下船,然后在宿州与后续大队一起出发。

  不多时,一名龙骧夜不收举着腰牌策马而来,将前面刘泽清部攻击辎重队的情况报告了一遍。

  朱慈烺冷然道:“这刘泽清,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玩意,也敢龙口夺食!传令!黄得功率五千骑兵即刻出发,把那帮不开眼的东西全部灭了!”

  令旨下达后,早已无聊透顶的黄得功欢呼了一声,立即率大队骑兵直奔东昌府。

  朱慈烺对刘泽清此人极为憎恶,这狗玩意不仅阴狠惨毒,睚眦必报,人品还极差,平时虚报大功邀取赏赐,朝廷派他去剿寇,他为了避战,声称从马上摔下来骨折了。

  历史上,刘泽清坐大后不仅不听从朝廷命令,还每天在临清纵兵抢劫,李自成打到北京城,他在山东坐拥十万大军却不肯北上勤王,后来他率兵南下时,所过之处都被他烧光、抢光了,结果叛明降清,还被满清弄死了。

  对于刘泽清这种没下限的烂人,朱慈烺打算把他当一个典型来处理,以震慑南方的刘良佐和左良玉等拥兵自重的明军各部。

  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在龙骧夜不收的引导下,黄得功率五千铁骑已经找到了姚文昌所部。

  勇卫营五千骑兵分兵两路,从左右两侧包抄了上去,挥舞着马刀,不断的从两翼冲击着青州兵。

  “娘的!哪来的这么多骑兵!”

  姚文昌等青州兵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破了胆,哪里还敢应战,一个个都扔枪抛矛,丢盔弃甲,争先恐后的逃命,生怕自已慢了一步。

  勇卫营五千骑兵对着溃逃的青州兵不断的来回冲击,分割再冲击,只杀得尸盈遍野,血染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