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东昌府。

  山东总兵刘泽清,在略懂一些诗文、经学后,就开始天天装文化人,平日隔三差五的吟诗、歌咏,还经常召引宾客一起饮酒唱和,来秀着自己那可怜的学识。

  这一日,刘泽清诗兴大发,又大摆设宴招待众人,让人听自己吟诗作对,众人客人纷纷阿谀奉承,交口称赞。

  唯独一个看起来儒雅的年轻人闭口不言,年轻人嘛,特别是有点墨水的年轻人,对刘泽清这种半吊子心里还是有些鄙夷的。

  刘泽清很不开心,他将酒斟到金制的大杯子里,然后招来了自己豢养在总兵府的猿猴,让猿猴手捧酒杯跪着递给那个小伙子。

  这只猿猴身躯高大,样子很是凶恶,它端着金杯一直往前走,小伙子被吓得浑身打颤,犹豫着不敢接。

  刘泽清大笑道:“先生这就害怕了?”

  说着,他传令士兵带来一名囚犯,并在堂下当场将之打死,再剖出他的脑和心肝,放在酒杯里和酒。

  猿猴将盛酒的金杯捧到他的跟前,刘泽清哈哈大笑,接下后一边喝着,一边还在嘴里嚼着,脸色丝毫不变,席间众人皆是惊恐不安。

  刘泽清哈哈大笑,颇为自得,也不知是真笑还是假笑,那豆腐脑加生肝伴酒,吃起来腥不腥的慌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多久,总兵府的一名亲兵来报:“军门,那个周遇吉进了东昌府的地界了,他还押送了近千车的粮草!”

  “哦?”刘泽清摸了摸嘴角的血迹,冷森森笑道:“我还以为没机会收拾这姓周的了,没想到他现在主动送上门了,还带来了这么多粮草!”

  参将姚文昌道:“军门,那可是皇太子勇卫营的军粮,咱们真要收了吗?”

  刘泽清磔磔怪笑道:“皇太子怎么了?到了山东地界,是龙,他也给我盘着!”

  想起在通州时的尴尬和耻辱,刘泽清就感觉浑身难受,这么多年来,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

  参将姚文昌心中发寒,刘军门的杀心又起来了,还记得当初刘军门与他一个表兄吵架,刘军门吵不过就动了杀心,他那表兄向刘军门的母亲求情,刘军门佯装和好,却派人在归途中将那自己的表兄杀死。

  姚文昌正愣神间,只听刘泽清道:“姚文昌听令!立即率五千人马进攻周遇吉所部,只管往死里打,最好把那周遇吉的人头给我取来!”

  “是!”姚文昌领命道,随后立马开始清点人马准备出发。

  刘泽清一脸冷笑,等收了周遇吉的人头,他就可以上报朝廷说周遇吉在东昌府纵兵抢掠,反正到时候周遇吉已经死了,朝廷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最多也就是像征性的责怪几句,朝廷对封疆大吏不都是如此吗?

  在东昌府境内的史庄附近,姚文昌头戴插着两支孔雀翎的熟铜盔,身穿锁子甲,外罩丝织战袍,骑着高头骏马,很是自信。

  通过探子回报,周遇吉所部只有两三千人,而且大多数是辎重兵,自己有着五千人马,弄死周遇吉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姚文昌对周遇吉早就看不顺眼了,当初在通州酒馆里被杀的游击将军就是他的部下,这次也算给夕日的老部下报仇了!

  就在姚文昌率部接近周遇吉辎重队十里的时候,前方忽然窜出一队装备精良的骑兵,七八名骑兵一字排开,为首的骑兵策马大声质问道:“你们是哪里的人马?所为何事?”

  姚文昌皱了皱眉,没想到勇卫营的巡逻兵都跑这里来了,原本他还想着来一次漂亮的突袭。

  上前问话的龙骧夜不收见无人达话,不禁有些疑心,立即做出一个让队友提高了警惕的手势,几名夜不收迅速调整了队形。

  “杀了他们!”姚文昌一声令下,身边的骑兵们立刻催动战马,挥舞着武器,冲了上去。

  几名龙骧夜不收早已做好了应变的准备,见对方动手,也不客气,头一低从战马的兜囊里拔出了火枪,只听啪的一声,冲在最前面的骑兵被打了个对穿,栽倒下马。

  “撤!”在干掉一个后,龙骧夜不收小队迅速撤退,对方人太多,没得打,还是发出信号最重要。

  作为一名优秀的夜不收,胆量和侦查能力固然重要,掌握各种技艺也极为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能跑!搞到情报还能溜掉那才是一名真正成熟的夜不收!

  仅仅片刻,几名龙骧夜不收就溜到百步之外,只留下几道孤独的背影。

  “娘的!在眼皮底下溜走了!”姚文昌怒骂了一声,立即道:“全军听令,出击!”

  就在这时,只听“啪”的一声,在溜走的夜不收上空,升起了一道红色的烟雾。

  姚文昌和几个部将互视了一眼,都发现了对方脸色有一些不大自然,这勇卫营的兵挺鸡贼啊,还有这等手段!

  在收到龙骧夜不收的预警后,周遇吉眉头紧皱,他没想到那个刘泽清这么大胆,居然敢在自己地盘明目张胆的对勇卫营出手。

  周遇吉融入勇卫营数月来,早已对勇卫营的作风了然于心,营中大多将士秉承着皇太子定下的原则:就算是天王老子,敢动咱们的人,也要让他脱层皮!

  既然对方这么不知好歹,周遇吉自然也不会对他讲什么礼貌,装文化人。

  “传令,列阵!迎战!”周遇吉命令道,他决定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清楚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

  命令下达后,辎重队的众多运粮板车有序的排成一道紧密的巨大环形,所有士兵抄起了火枪站在环形里面,以此来抵挡骑兵的冲击。

  姚文昌从未和勇卫营交过手,也从未见过勇卫营出手,当初入卫勤王时,他们一直呆在天津武清守城,虽然听过勇卫营的战绩,但他们从不相信,从上到下都认为是朝廷在吹捧皇太子,吹捧京营的人马。

  世界上永远不缺自负的人,加上刘泽清的骄狂性格也传染了全军,因此在姚文昌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之后,一个个都耀武扬威,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向勇卫营的辎重队逼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