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归的首次朝会上,朱慈烺上奏道:“请父皇下旨调辽东和蓟州二镇兵马齐聚锦州,同时命令东江总兵沈世魁修筑城台,广设炮药,收集兵船,以备随时出击!”

  薛国观惊讶道:“殿下这是想主动进攻建奴吗?”

  朱慈烺摇了摇头,道:“建奴将会在下个月进攻朝鲜和皮岛,此时聚兵锦州,可以对建奴造成威慑,以解除朝鲜危机。”

  “鞑子攻打朝鲜?”一些大臣开始有些惊讶,开始议论纷纷。

  “皮岛有我大明两万大军,与朝鲜互为犄角,建奴怕是难以攻破!”

  “对,建奴有上次失败的教训,应该不会再对朝鲜出兵的,殿下有些杞人忧天了。”

  一些朝臣虽然是反对,但语气温婉,明显不想得罪这位小杀星。

  崇祯皱眉道:“朕并未收到前线的情报,你是如何知道的?”

  朱慈烺自然不会告诉他是自己让锦衣卫去辽东打探情报的,连鞑子内部的情报都能探知,这种情报能力很容易让人害怕,遭受围攻。

  朱慈烺道:“奴酋皇太极身怀雄心,他若是想入住中原,定然要拔掉朝鲜和皮岛这两个钉子,以保证后院安全,马上就要到腊月了,儿臣猜测皇太极会趁鸭绿江上合冰之际,大举进攻朝鲜!”

  崇祯轻哼道:“如今户部困难,朕总不能因为你一个猜测而调动数万大军,耗费糜饷,以后别在提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了。”

  朱慈烺叹了一口,极为的失望,他越发的想要的突破这个牢笼。

  十二月初一日,蒙古各部兵会于沈阳,初二日,皇太极命令大军出征朝鲜。

  清军左翼由多尔衮、豪格率领,由宽甸入长山口取道昌城,南下平壤,皇太极与代善亲率右翼,从东京大路经镇江进入朝鲜,三百名清军伪装成商人直奔朝鲜王京汉城,多铎亲率千人紧随其后。

  十四日,清军大队已达安州,朝鲜国王才得知清朝出兵的消息,此时多铎部已兵临城下,清军里应外合,朝鲜国王往江华岛逃跑,寻求明军的庇护。

  清军吸取了第一次征朝鲜之役的教训,早已截断了王京到江华岛的道路,朝鲜国王只好逃到了距王京仅四十里的汉江南岸的南汉山城。

  朝鲜国王进入南汉山城以后,号召各道兵勤王,并派人飞速前往登州,向宗主国大明求援。

  朝鲜求援信送往京师后,群臣哗然,没想到真如皇太子所言,建奴真的大举进攻朝鲜了。

  朱慈烺步入文华殿中,崇祯正与内阁以及六部重臣商量着朝鲜之事。

  内阁首辅薛国观笑着道:“殿下料事如神,臣等佩服!”

  众臣也都纷纷附和,赞扬了几句,连崇祯也对朱慈烺再次高看了一眼,这小子的战略眼光真是毒辣啊。

  朱慈烺眉头微皱:“藩属国王京被破,这还是什么值得庆贺的事情吗?本宫只想知道我大明将会如何应付!”

  众人被他搞的有些没面子,薛国观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他轻咳一声道:“我大明目前财政困难,辽饷尚且还未还清,加上西北剿寇,江南战事,朝廷现在无力派兵援朝......”

  朱慈烺怒道:“皮岛的守军呢?辽东的守军呢?若是两部人马同时给建奴施压,即便不进攻也不会让鞑子这么快破了朝鲜王京吧?连一个最近的藩属国都保护不了的宗主国,还能让谁信服?”

  朱慈烺异常的愤怒,关宁军虽兵强马壮却只是龟缩守城,不敢主动进攻牵制,皮岛就在朝鲜边上,两万名军更是在岛上坚守不出,眼看朝鲜全境一步步沦陷。

  他还得到消息,青藏高原上的和硕特汗国的创建者固始汗,前段时间已经派遣使者前往盛京朝贡,表示愿意归顺满清。

  这原本是大明的乌斯藏,现在却投向了敌人的怀抱,对藩属国的无力保护,意味着一个王朝渐渐的走向衰亡,历史上,满清也是在丢了朝鲜不久后灭亡了。

  崇祯当即喝道:“放肆!”

  吏部尚书谢升也道:“殿下慎言啊。”

  朱慈烺扫了众人一圈,又看向崇祯,行了一礼,淡淡道:“儿臣身体不适,先行告退!”

  这种毫无意义的议政让他丝毫提不起兴趣,当场走人,气的崇祯右手紧握,关节发白,暗骂逆子翅膀硬了!

  得知父子二人关系再次闹僵,周皇后等宫中各人皆是焦虑。

  恰逢新年将至,在刘太妃、懿安皇后的建议下,后宫举办了一场演出,邀请崇祯和朱慈烺以及所有后妃参加。

  万历和天启皇帝就特别喜欢听戏,在宫中有专门的戏台,经常驾临懋勤殿、玉熙宫、旋磨台、无逸殿四处地方听曲。

  自从崇祯登基后,国家内忧外患战争频繁,宫里就不再开锣唱戏了,坊间传:君王十载休歌舞,故使梨园尽白头。

  到目前为止,宫中只演过一次戏,那是在崇祯五年周皇后生日的时候,当天召来的戏班演了五六出《西厢记》,当时后宫诸色人等几乎倾巢而出,崇帧帝也到场坐上一会儿。

  时隔近五年,玉熙宫再次开启,演出当天,后宫一片喜庆,刘太妃、周皇后、张皇后、袁贵妃、田贵妃等众妃齐聚。

  来自民间的职业戏班沈香班优人将戏曲目录呈送崇祯,请他点一出,崇祯为了迎合众妃,钦点了《玉簪记》。

  在明末,昆曲兴盛,在京师的舞台上,不管是民间还是宫廷都已被昆曲占据,《玉簪记》便是昆曲中流行的一出传奇。

  《玉簪记》中的故事背景是靖康之变,金兵南侵,少女陈娇莲在逃难中与母失散,入金陵女贞观为道士,后与书生潘必正冲破封建礼教和道法清规的约束而相恋结合的故事。

  戏中展示了陈娇莲敢于冲破道教束缚、追求美好爱情的气度,让后宫众妃感动不已。

  张皇后和周皇后则是看向崇祯和朱慈烺二人,此番演戏主要是为了促和皇帝与太子之间的嫌隙,让二人感受到家的温暖.......

  不知崇祯作何感想,朱慈烺却有些感触,听闻明末江南风气开放,他还未亲眼看见,不过他从这却在《玉簪记》中看出了一些门道。

  这部戏曲中表现出新的观念、新的意识猛烈的冲击着腐朽的思想和传统,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应该是江南资本主义萌芽的产生造成的。

  朱慈烺曾在后世看过一场青年干部辩论赛,辩论的主题就是:思想解放程度决定经济发展水平or经济发展水平决定思想解放程度。

  朱慈烺比较偏向后者,他认为,百姓要是连吃都吃不饱,哪有心思考虑别的事情。

  因此,他决定,要拯救大明,就要让大明的百姓先吃饱,而不是在朝堂上陪人做一些无聊的斗争浪费时间!明天开始第二卷,手持尚方,披荆斩棘,开启万人斩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