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战斗已经打响,朱慈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决定,开始行动!

  当天,刑部右侍郎杨廷麟上书,弹劾首辅温体仁,以及阁臣薛国观等人。

  第二日,刑部尚书冯英上疏,弹劾温体仁,在这封奏疏里,他痛责温体仁结党营私,为表达自己的愤怒,还用上了抑扬顿挫的排比句。

  支持皇太子的大臣们纷纷上书弹劾,尤其是被温体仁打压的喘不过气来的东林党,在硬茬路振飞的开道下,弹劾的奏章如雪花般淹没了文华殿的龙案。

  温体仁面对众人的弹劾,却无法反击,因为几乎所有阉党成员都保持沉默了,仅有个别几个温体仁的铁杆在帮忙找场子,还被群臣围殴。

  从温体仁抛弃唐世济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失去了所有的威信,一个不够意思的领导,绝不会有够意思的下属。

  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温体仁忽然间有种无力感,他决定使出自己的最后一招:请辞!

  内阁大学士张至发和温体仁关系很铁,他没有背叛这位战友,他在温体仁请辞的奏疏上写了“温旨抚慰,不许辞任”的票拟,呈交御览,来试试皇帝的意思,如果皇帝不反对那就说明温体仁就没事了。

  崇祯冷眼看了奏疏,本想下旨杀了他给众臣一个交代,在冷静了片刻后,终究没有下杀手,仅仅在奏疏上朱笔一挥:“放他去!”

  圣旨传到湖州会馆,温体仁正在吃饭,听到“放他去”三字,如同惊雷击顶,吓得手中汤匙都掉在了地上。

  温体仁被削职夺赐,回乡反省,钱谦益虽然走出了大狱,却也被削籍归乡,不再留用,可以看出,崇祯对温体仁还是够意思的。

  朱慈烺无法理解皇帝老子为什么不宰了那老东西,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不管怎么说,被温体仁整了这么长时间,朱慈烺怎么会允许他这么轻而易举的回乡呢。

  朱慈烺对待敌人从来不接受投降,他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对于敌人,他永远不会手心慈手软。

  很快,李廷表觐见了皇帝,并递上了几份供词,审查皇太子中毒一案中,锦衣卫挖出了几个在宫中的耳目,他们多次将内廷的事情传递给外朝大臣,其中拥有耳目最多的就是内阁首辅温体仁。

  崇祯起初还有些不信,在亲自审问了几个太监后,他才真正的相信,一时间他怒火中天!

  他没想到自己顶着满朝文武的压力,一力袒护、无比信任、恩宠无二的温体仁竟然真如人言,在幕后结党营私,甚至在内廷中安插眼线!

  一时间,崇祯感觉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尊和智商受了莫大的羞辱,他怒不可遏,当即下令锦衣卫将温体仁打入诏狱,抄其家!

  原本崇祯对温体仁仍留有一丝眷注,然而在内廷安排人监视自己,这是他如何都无法容忍的事情,他甚至怀疑给太子下毒的就是这老东西!

  此事一出,大量的朝臣开始上书弹劾温体仁,温体仁的党羽纷纷跟他划清界线。

  阁臣薛国观最机灵,在家写奏疏反省自己,并痛斥温体仁祸国乱政,他要告别过去,迎接美好的明天。

  没办法,这年头混饭吃不容易,现在形势有些明朗了,此时不落井下石等待何时?

  京师,温府。

  温体仁在得知皇帝要将自己打入诏狱,吓得病倒在床榻之上。

  温府一片大乱,温体仁的三个儿子却在争吵不休。

  长子温俨道:“二弟、三弟,你们留在府中陪着父亲,我且先带着咱娘回浙江老家。”

  “凭什么让我们留在府中?”老二温侃和老三温佶顿时不让了,二人都清楚,老大这是想卷着财物先跑路了。

  老大温俨认真道:“你们都是朝廷命官,不能私自离京,我身上没有官位,当然是我先陪咱娘回老家了。”

  “屁的朝廷命官,我们不过是凭父亲的功德才混到的中书舍人,挂个名字而已。”老二温侃道,他说什么也不会让兄长自己跑路的。

  在唐宋的时候,中书舍人负责起草诏书,可以参与政令决策,到了明朝,朱元璋干掉了胡惟庸,废了宰相和中书省,朱棣又建立了内阁制度,诏书开始由内阁起草,中书舍人就完全变成打酱油的了。

  更别说温体仁的两个儿子还是靠裙带关系上去的,两人平日比打酱油还打酱油,根本没人拿他们当成是官。

  兄弟三人完全不顾躺在床榻上哼哼半天的温体仁,依旧在那吵闹,最核心的问题是财产怎么分配。

  正在这个时候,温府大门忽然间爆炸了,吓得府中众人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在木屑四飞,滚滚烟尘中,只见冲进来一队队全副武装的锦衣卫,他们一进入温府中见人就抓,但凡反抗或意图跑路的全部当场被斩杀。

  温俨一下子跳起来了,惊恐道:“锦衣卫来了!”说完连忙准备走后门翻墙跑路。

  老二温侃嘲笑道:“大哥真是胆小如鼠,锦衣卫是来抓咱爹和抄家的,又不关咱们的事情。”

  老三温佶点了点头也道:“大不了让锦衣卫没收府上所有财物,我二人是朝廷命官,圣上又没牵连我等.......”

  他话音还未落下,只见大量锦衣卫已经涌入正厅,将他们二人围了起来。

  人群分开,冷面如霜的李廷表和锦衣卫佥事吴孟明出现在他二人面前。

  温侃拱着手,强颜欢笑道:“下官久仰李大人虎威......”

  “铿!”一声剑吟声响起,李廷表手中绣春刀一闪,温侃人头飞起。

  “你!”老三温佶症了症,刚想说什么,却见李廷表反手就是一刀斩向自己,然后,没了.......

  身负皇命的锦衣卫佥事吴孟明一下子被惊呆了,他吃吃地说道:“李大人,你,你这是何意?”

  李廷表手拿一块深色丝巾轻轻擦了擦染血的绣春刀,淡淡道:“温家拒捕,反抗锦衣卫,被当场格杀!”

  吴孟明一颗心沉了下去,只觉全身冰冷,这李廷表也太狂妄了,当着自己的面居然说瞎话!

  李廷表没有理会他,淡淡道:“还差一个,迅速搜捕,温府直系一个别放过,跑一个就拿自己的命填!”

  “是!”锦衣卫众人躬身领命。感谢书友 boss丶宝崽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