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委以重任的李廷表怀着沉重的心情接手了宫正司的刑讯职责,不过他却并没有继续动刑,而是对所有人进行了一番详细的询问。

  李廷表先是询问了吴忠等钟粹宫的太监和宫女,皇太子最近都吃了些什么,又接触过什么,吴忠等人几乎是全天贴身跟随在殿下身旁,先查他们才是最重要的。

  作为钟粹宫的管事太监,吴忠感觉天都要塌了,他流泪道:“小爷被禁足以来一直在钟粹宫看书,只有我们六个奴婢跟在身旁伺候,在半个时辰之前,小爷刚用过膳食不久,皇后娘娘就召见了小爷,并留小爷在坤宁宫叙话。”

  李廷表点了点头,问:“殿下在坤宁宫中可有吃什么东西?喝什么东西?”

  吴忠带着哭腔道:“小爷在坤宁宫与皇后娘娘一起吃了烤番薯,还有栗子,并没有喝东西。”

  李廷表继续道:“烤番薯?皇后娘娘也吃了吗?殿下吃之前可有试毒?”

  吴忠道:“皇后娘娘的那份是坤宁宫的张宫正尝的,殿下的那份是咱家亲口尝的。”

  “那吃完之后呢?殿下在做什么?有人接触吗?”李廷表若有所思道。

  吴忠回道:“他们边吃边聊,殿下食欲很好,连吃了两个烤番薯,吃完后没多久就回钟粹宫了。”

  李廷表郁闷了,张宫正尝过了没事,皇后娘娘吃后也没事,皇太子回来后就中毒了,到底是如何中毒的呢?

  他又道:“殿下回来后又吃了什么?”

  吴忠道:“殿下回来后只吃了三个煮鸡蛋,别的什么都没吃,每个鸡蛋咱家都尝了一小片,咱家一点事情没有。”

  李廷表看吴忠活奔乱跳的样子,也知道他没事,这让他更加郁闷了,皇太子吃过的东西吴忠都尝过,毫无问题,而殿下却中毒了.......

  到底是谁想加害皇太子呢?用的什么方法加害的呢?李廷表脑中有千万条思绪在飞动。

  李廷表思考良久,又问道:“你刚刚说殿下在去钟粹宫之前用过膳了,殿下吃的什么?”

  吴忠想了一下,道:“殿下只吃了一份牛肉和米饭,其他的几道菜几乎没动过。”

  李廷表点点头,将吴忠与其他人分开关押,又询问了钟粹宫另一个太监邱致中和琴棋书画四个宫女,几个人的回答和吴忠一致。

  以李廷表多年的审讯经验来看,钟粹宫的人并没有说谎,从表情和表现来看,也不会是他们。

  接着,李廷表依次询问了尚膳监、内宫监的一些太监,连司礼监的传旨太监都被拉过来审问了一遍,最后依然毫无收获。

  随后,李廷表带着大量锦衣卫对钟粹宫、尚膳监和内宫监进行大规模的搜查,连一块砖都没放过,还是毫无线索。

  天黑之后,紫禁城的开启了宫禁,李廷表返回了府中,一路上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到皇太子到底是如何中毒的。

  一回到府中,李廷表的婆娘就开始唠叨了:“天天看你忙前忙后的,你也给自己的儿子谋份好差事,爹是锦衣卫从三品的指挥同知,儿子却还是个从七品的小旗,这说出去多丢人啊!”

  李廷表瞥了一眼天黑还在院中练武的长子,淡淡道:“那小子抱怨了?”

  李夫人颦眉道:“儿子跟你一样是个闷葫芦,我倒是想他抱怨,都二十岁的人了,连个媳妇还都没娶,你要是升他当了百户千户,估摸着咱们明年就能抱孙子了!”

  李廷表轻哼道:“你少替他操心,我一天没吃东西了,赶紧让人做饭去!”

  见他如此态度,李夫人柳眉倒竖,从院中一个竹筐中取出两个番薯扔在他面前,瞋目道:“今天管家刚从街上置换来的,你自己生吃吧!”

  李廷表没有理会自己这婆娘泼辣的态度,而是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番薯,若有所思。

  见自家老爷不语,李夫人以为他生气了,顿时变得和声细语道:“老爷,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您别当真啊,我这就让人给你去做。”

  李廷表高冷的点点头,道:“家中有牛肉、栗子和鸡蛋吗?去做一些,我想吃!”

  李夫人为难道:“牛肉和鸡蛋倒是有,栗子应该没有。”

  李廷表对着院中练武的长子道:“李护!去街上买一些栗子回来!”

  “爹!现在宵禁,集市早就关门了!”院中传来了李护的声音。

  李廷表冷哼道:“你不会动脑子吗?拿上你的锦衣卫腰牌去!”

  李廷表对自己的长子有些失望,天天练武又不长脑子,这么大的人了,连个姑娘都勾搭不到,怎么让自己放心提拔他。

  两刻钟后,在李廷表的书房中,书上摆了四道食物,牛肉、栗子、烤番薯、煮鸡蛋。

  李廷表看着眼前的四道食物,若有所思,在思考了片刻后,开始按照白天里吴忠所描述的顺序,开始模拟皇太子的用膳顺序。

  一刻钟后,他按照顺序吃了一遍,然而感觉并无问题。

  “难道是我想多了?”李廷表眉头紧皱,看着盘中还有剩余,再次按照顺序将四道食物吃了一遍。

  吃完了满满的四道食物,李廷表打了个饱嗝,感觉有点吃撑了,他半躺椅子上仍然在思考着白日里审讯时的细节。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李廷表只觉得胃中如翻江倒海般的恶心,接着便开始呕吐了出来。

  前来收拾碗筷的下人见老爷如此,被吓了一跳,连忙找来了夫人。

  李夫人紧张道:“老爷,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管家,快去找郎中!”

  李廷表连忙制止了她:“不要找郎中,我没事!你们都出去!”

  家人离开后,李廷表强忍着恶心和呕吐自语道:“殿下啊,您不仅对自己狠,还很能演啊!”

  李廷表现在完全明白了,这四种食物中应该相克,皇后娘娘吃了烤番薯和栗子没事,那就说明问题出现在牛肉和鸡蛋上了,与前面的两种食物发生相克,吴忠虽然都吃了,但他只是尝了一小口。

  最后李廷表得知结论:皇太子是利用了这食物相克之道,让自己产生被下毒的症状,并且只有大量食用才产生效果。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这太医院的御医技术也太次了吧,怎么就没人发现什么呢?难道是那个太医院院使被殿下收买了?

  看来还得去找一下太医院院使,最好去彻底处理一下。感谢以下书友的打赏!【Alexls】、【幽影之魂z】、【朕是二蛋】、【秋哥9527】、【汝之心】、【boss、宝崽】、【还真是】、【我真的是胖胖】、【向往自在】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