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宫的大殿前,跪满了太监和宫女,在最前面还有几张廷杖的板凳和一些刑具。

  皇太子在钟粹宫中毒的第一时间传到了坤宁宫,周皇后命人将朱慈烺抬到坤宁宫亲自照料。

  看着脸色苍白的儿子,周皇后异常愤怒,先是下令全面搜索了整个钟粹宫,然而并未发现毒药什么的,接着周皇后下达懿旨,将宫中今日有机会接触过太子的人全部抓来拷问。

  开始之时,周皇后并未让宫正司用大刑,怕屈打成招,乱说一气,将事情弄得复杂化,只是吩咐宫正司中的张宫正审问,但却毫无所获,所有人都是一口否认。

  周皇后终于失去了耐心,她一脸的冷笑,道:“你们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轮流廷杖,打到有人招供为止!”

  懿旨下达,宫正司开始用刑,将这些宫女太监轮流按在板凳,准备扒了裤子廷杖。

  当时就有几名宫女吓哭了,还有两个太监脚下则湿了一片,传出一股骚臭味,被吓得尿了裤子。

  周皇后一皱眉,脸色有些发白,她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还没见过这整阵仗,心里有些直发怵,一股寒意传遍全身,她只能强忍着。

  一个尚膳监的太监双腿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完全是被坤宁宫的太监架在了板凳上,他哭喊着说道:“皇后娘娘饶命!皇后娘娘饶命啊!奴婢真的不知道,奴婢是冤枉的.......”

  其他一些宫女也都鼓足了勇气抽泣着哭喊,却依然没人主动招供。

  周皇后狠狠的说道:“本宫知道你们大部分人都是无辜的,但本宫也是无奈,太子在宫中中毒,你们一个也跑不掉!要怪就怪下毒之人吧!继续刑讯,无供不停,但不能死一个人!”

  张宫正心中一凛,这位一向温和的皇后娘娘这次是真的下了狠心啊,皇太子被人下毒,就算杀光宫里所有宫女太监也难抵罪孽啊。

  在一阵砰砰之声中,传来了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被打晕的宫女太监被水泼醒继续受刑。

  周皇后坐在椅子上,脸上无有一丝血色,浑身有些发抖,其身后的几个太监和宫女也都面无血色,摇摇欲倒。

  之前跟着周皇后学识字的小秦子虽也心惊胆战,但毕竟比其他宫女胆子要大一些,他走到周皇后身后,为其轻轻的锤了锤双肩。

  小秦子轻轻的说道:“娘娘,这里的气味太难闻了一些,您这么娇贵的身子怎能受得了这个,还是到里面看看殿下吧,就让奴婢在这里盯着,一有消息就立马禀报娘娘。”

  周皇后听后,轻轻的点了点,站起身来,在众人的陪伴之下,进入了大殿中。

  崇祯匆匆来到了坤宁宫,见到殿前的阵仗连看都不看一眼,直奔坤宁宫大殿。

  殿外等待受刑的宫女和太监们见圣上来了,一个个更是面如死灰。

  崇祯皇帝进了内室,不顾众人行礼,径直来到床榻前,只见朱慈烺早已呕吐的不成样子,脸色霎是苍白。

  “到底怎么回事?”崇祯怒吼道。

  吴忠连滚带爬过来道:“回陛下,殿下今天还好好的,两刻钟前从坤宁宫回到钟粹宫后就开始犯恶心,呕吐不止。”

  “御医怎么说?”

  在一旁配药的太医院院使回道:“回禀陛下,根据吴公公所说,殿下先前毫无症状,也并无腹泻状态,说明并非受凉和食物不净造成,然而频繁恶心、呕吐,臣.......臣初步判断殿下是中毒.......”

  身边几个御医虽然有些不同看法,不过见院使大人都说话了,也不好再说什么,都是成年人,不给领导面子的后果大家都懂的,况且自己也没判断出太子这是什么症状。

  “知道是什么毒吗?”崇祯皱眉道。

  太医院院使支支吾吾道:“臣......臣还未判断出......”

  “没用的东西,都给朕滚出去!”

  崇祯暴怒,居然有人明目张胆的在宫中想要加害自己的太子,这真是丧心病狂!忽然在一刹那间,正德皇帝英年早逝、父皇的红丸案,兄长天启皇帝的落水案等诸事,一一涌上了他的心头!

  大明但凡想要做实事的皇帝都莫名其妙的英年早逝了,这是巧合吗?这一定有什么阴谋!

  不对,可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年没事呢?崇祯一下子又犯糊涂了。

  朱慈烺脸色苍白,虚弱道:“父皇,如果您不喜欢儿臣,完全可以废掉儿臣,另立太子,只需给我一块封地即可,让儿臣做个逍遥王爷,为何......”

  说着,朱慈烺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随后便不再说话。

  闻言,众人都是惊骇,周皇后身体剧震,冷着脸看向崇祯,眼里尽是痛苦之色。

  什么意思?怀疑是朕干的?

  崇祯一下子有些慌了,他怒道:“你胡言乱语什么!虎毒还不食子,朕岂是那种禽兽不如之人!”

  朱慈烺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有任何表示,随后又是一阵呕吐.......

  崇祯气的发抖,怒目横眉道:“查!给朕彻查,凡是今日接触过太子的人全部彻查!不!凡是近日来接触过太子的人全都给朕查!”

  “臣领旨!”骆养性身体一震,立马躬身道。

  崇祯冷然道:“不用你查,让李廷表去查!”

  骆养性一时间有些懵逼了,为什么不让我查?这不是我份内的事情吗?崇祯当然不会为他解惑,因为他没有向人解释的习惯。

  骆养性忘记了,崇祯曾经想杀一个叫姜采的言官,先是将姜采打入了诏狱,又下旨让骆养性暗中做掉姜采,结果骆养性害怕事后背锅拒绝动手,这让崇祯开始对这个不听话的家奴已经很不爽了。

  崇祯用李廷表查此案,一来是看骆养性不爽,二来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谁都知道这李廷表是朱慈烺的人,由他查案自然最好。

  不多久,张皇后也来了,崇祯早早的溜到了偏殿,避免与这位皇嫂相见,害怕被骂。

  李廷表闻讯匆匆进了宫,先在偏殿拜见了皇帝,领了崇祯亲口下达的差事,然后才寻个机会拜见了朱慈烺。

  看着皇太子憔悴的样子,李廷表心如刀割,一瞬间觉得自己很无能,他在宫中安排的耳目也是极多,却没想到皇太子还是被人加害了。

  当着众人的面,朱慈烺没有对李廷表过多交待什么,只是平静道:“交给你了,好好查!”求推荐票,几分钟后下一章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