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和朱慈烺一同来到午门城楼上,只见午门广场上黑压压的一大片,勇卫营士兵列阵一直延续到承天门。

  看着军容整宿的勇卫营,又看到午门前被捆成粽子的大大小小御史们,崇祯心中怒意渐渐升腾。

  孙应元见午门上出现的皇帝和朱慈烺,他见朱慈烺无恙,立刻单膝下跪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勇卫营军纪严整,见主将行礼,众将士跟着齐身行礼呼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崇祯心中有些胆怯,不过在听到将士们是呼喊自己时,心中顿时大定,看来勇卫营还真没打算逼宫。

  朱慈烺心中松了一口气,暗道这孙应元脑子真灵活,若是换了黄得功那棒槌,估计就先开口让皇帝要个交代了。

  “父皇,您看,勇卫营没有逼宫,他们依然追随着您,始终是您忠诚的天子亲军!天子亲军居然被人污蔑图谋不轨,这是什么道理?”

  朱慈烺现在是极力的吹捧,力求能大事化小,好在孙应元眼力足,在此刻叩拜皇帝。

  崇祯被这一通马匹拍的舒服了不少,点了点头道:“让他们起身吧,问问他们想做什么。”

  “兴!”曹化淳扬声道:“陛下口谕,问尔等为何至此?”

  曹化淳能在宫中混这么多年而不倒,也算个老油条了,领悟力和应变能力极强,问话也很有讲究,如果张口就问:你们为什么要逼宫,不知道这是死罪吗?那结果就尴尬了。

  孙应元洪声道:“我们勇卫营为国血战,朝中的御史不仅妄言抹除我等战功,还捕风捉影,构陷我忠义之军!我们不服!现将一干奸臣拿下请圣上发落!”

  “不服!”

  “不服!”

  上万勇卫营甲士举着武器疯狂呐喊着,排山倒海的声音响彻了整座皇城,让人心惊。

  崇祯的额头隐隐有汗水凝聚,他却不敢伸手去擦,怕被别人看出他的紧张。

  朱慈烺对孙应元的控场能力感到非常的满意,能把无计划的哗变控制到这种程度已经很难得了,只要保持着强大的战斗力,他相信崇祯不敢轻易动他们,祖大寿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朱慈烺认真道:“父皇,该如何处理?请您示下!”

  崇祯很不喜欢这种被动的感觉,他感觉自己被胁迫了,冷哼道:“让他们回去吧!”

  朱慈烺立即高声道:“陛下有旨,让尔等速速回营,好好操练,为国尽忠,至于其他之事,陛下会替你们做主的!

  他传达的意思很明确:你们先回营,皇帝不会怪你们的,这些御史们交给皇帝来处理,你们不要越权行事。

  说完,朱慈烺询问道:“父皇,您看这样行吗?”

  崇祯跟文官集团斗了这么多年,也算是个人精了,他如何听不出朱慈烺话中的意思?

  崇祯现在就算再不满朱慈烺多嘴私拿主意也不好直言拒绝,眼下最主要的是要先让勇卫营返回驻地,不然这么多士兵堵在官署区和午门前,搞不好真要逼宫了。

  “嗯!”崇祯点了点头,随口应了一句。

  见他松口,朱慈烺这才松了一口气,对着孙应元挥了挥手,示意他领军撤回,孙应元领命,立即下令全军前队变后退,返回驻地。

  看着勇卫营退兵之后,所有人也都松了一口气。

  正在这时,午门前被捆成粽子们的御史们顿时哇哇大叫了起来,哭着道:“陛下!您要替我们做主啊!”

  “陛下!他们杀了唐大人,你要替我们做主啊!”

  城楼上的崇祯听着这凄厉的呼喊声,眼皮忍不住狂跳了几下,忽然冷声道:“太子继续禁足,只许在后宫,不许踏入前朝一步!传内阁、六部、神枢营、神机营、五军营各军左右都督前往皇极殿议事!”

  朱慈烺闻言脸色一变道:“父皇,勇卫营有大功于国,您不能动他们啊!”

  “这天下还有朕动不了的人?送太子回宫!”崇祯只是冷着脸说了一句,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呢!再说这天下不是就有你动不了的人吗?还是一批人,比如皇太极、李自成、张献忠、祖大寿、左良玉.......

  朱慈烺发脸色非常的难看,心中也是焦急万分,朝议对付勇卫营?你怕不是作死!

  跟在崇祯后面的骆养性算看出来了,陛下这是要准备反击了,说不定还要废太子,他笑着上前,伸了伸手道:“殿下,请吧!”

  朱慈烺看着小人得志的骆养性,气不打一处来,冷哼道:“滚一边去!”

  骆养性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变得很是难看,不过依然杵在那没动。

  朱慈烺身后的徐盛上前一步,洪声道:“殿下让你滚一边去,你耳朵聋了?”

  “徐盛!你......”被徐盛呵斥,骆养性脸色变得青红交替,极为的恼怒。

  “三息之内再不滚,老子废了你!”徐盛冷眼看着他,喝道:“滚!”

  感受着徐盛身上发出锋锐的杀气,骆养性脸色一白,他虽然习过武,毕竟没上过战场,和徐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在怨毒的看了徐盛一眼,最后还是灰溜溜的离开了。

  “什么玩意!还敢在本宫面前跳来跳去的!”朱慈烺轻蔑的看着远去的骆养性,不得不说,这种仗势欺人的感觉真的很爽。

  爽是爽了,勇卫营的事情到底该如何处理呢?

  朱慈烺思考良久,忽然沉声道:“徐盛,派人密传黄得功和孙应元,牢牢掌握勇卫营,谁若想动,无须顾忌,尽管放手去杀!”

  朱慈烺想的很明白,任何资本都建立在实力之上,谁若想动我的根本,那就先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

  这是最坏的打算,朱慈烺决定再走一步软棋,去请慈宁宫和慈庆宫两位大佬出面。

  在皇帝的急诏之下,内阁、六部、中军都督府、左军都督府、右军都督府、前军都督府、后军都督府,所有文武将官汇聚皇极殿,等待着皇帝的驾临。

  群臣都得知了勇卫营的哗变,对于这个变数先是有些意外,随后各自考虑的事情很多。

  文官们都在猜测陛下会不会趁机废掉太子,然后重整勇卫营,毕竟太子的势力让所有人都感到惊慌,不除不快。

  三皇子也是皇后嫡出,废掉太子立他为新太子,这或许是最好的安排,也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就是不知道皇帝能不能下这个狠心。

  温体仁此刻的心情非常的激动,损失掉一个唐世济,却可以废掉太子,这样的换棋非常的划算,只要太子一倒,自己再腾出手对付那些朝臣就轻松多了。

  崇祯正从文华殿赶往皇极殿主持朝议,在半道上遇到了来自慈宁宫的老太监,老太监弯腰驼背行礼道:“皇爷,太妃娘娘请您移驾慈宁宫。”

  “朕知道了。”崇祯眉头一皱,不过还是应了一声,随后对着王承恩道:“让大臣们散了,明日再议。”

  皇极殿中,王承恩当众宣布了皇帝的旨意,众臣对视了一眼,皆是感到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

  众臣议论着离开皇极殿后,一个不起眼的小太监在悄悄跟上了温体仁,在文渊阁附近的老柏下近身悄悄说了几句话便迅速离开了。

  “慈宁宫一向不问世事,怎么今天........”温体仁忽然感觉有些不妙,觉得很有必要催促皇帝再次进行朝议,将事情尽快给办了。周一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