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尔衮三兄弟是一母所生,之间也十分团结,他们所掌管的两白旗已经成了满八旗内实力最雄厚的两旗,合计共有九十八个牛录(这里的所有数据是几年后的记载,现在应该没这么多。)

  皇太极虽然掌控着两黄旗,加上长子豪格的正蓝旗,一共才一百一十七个牛录,双方差距并不大,让皇太极感觉很不安全。

  因此皇太极决定慢慢削弱他们的实力,但这兄弟三人十分的机警,不像阿敏和莽古尔泰那么跋扈,压根不给他下手的机会,皇太极只能从其他方面想些歪点子。

  此次入关,按理说压根轮不到阿济格当主帅,不管是多尔衮或是豪格、济尔哈朗等亲王,随便出来一个都比那个蠢货阿济格强。

  皇太极却偏偏亲点了阿济格当主帅,还让他领两白旗的大部人马出关,又将长子豪格的正蓝旗交给了一向稳重的阿巴泰一同出关,并派了正黄旗的扬古利跟着阿济格。

  皇太极就是想借助明军来消耗二白旗的实力,阿济格脑子不好,为人鲁莽,入关后肯定横冲直撞,说不定会被明军痛揍一顿。

  皇太极对阿巴泰和扬古利的要求是,遇到强敌不要强攻,保存实力,让阿济格的两白旗人马去冲锋,你们跟着他们后面领军功就行。

  结果事情恰恰相反,扬古利和阿巴泰先后遇到了明军最强的一部,打的那叫一个惨,阿济格反而连勇卫营的面都没见到,活到了最后,真是天意弄人。

  现在豪格的正蓝旗被打废了,双方的力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皇太极只能借助出征的事情将矛头对准了阿济格,除掉一个算一个,其他那两个人精以后慢慢收拾。

  在处理了阿济格和阿山后,朝会继续进行,皇太极让群臣讨论明军目前的实力,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这次打得这么溜的。

  群臣哪里知道啊,这次又没入关跟明军干过仗,一时间大眼瞪小眼的在那杵着,不知道怎么开口,礼亲王代善则是站在一旁微眯着眼睛,像是在说:关我屁事?

  最后在济尔哈朗的建议下,皇太极下令将阿山重新召回,仔细询问一番此战经过,因为除了阿山,其他跟明军交过手的高级将领都死翘翘了。

  多尔衮暗哼了一声,他已经看出来了,皇太极明显是护着正蓝旗,想保住阿山!

  阿山屁颠屁颠的跑回来了,他觉得特赦的机会就在眼前,于是极为卖力的在崇政殿中讲述着此次攻明的整个战斗经过,就像个说书的大爷,什么都不顾,光动嘴了。

  阿山完全是豁出去了,将所有大小战役也都完完本本的讲说了一遍,连自己在红山埋伏反被明军打的全军覆没的事情也没敢隐瞒。

  其中的重点,自然是阿巴泰领军出平谷进攻新城,到冷口战死的这几场仗,这些都是阿山亲身经历的。

  满朝的满汉大臣们听得十分仔细,这次伐明的损失比前两次要大很多,因此众人也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好在御前插上话,给老板留个好印象。

  在阿山唾沫横飞的讲完之后,多尔滚和多铎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屑之色,显然是认为阿山是在有意夸大明军的战斗力,好掩饰自己的无能。

  皇太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沉静的表情来,道:“阿山,照你的说法,这次伐明损失的人马,有一大半是因为那个明国太子?”

  阿山点头道:“回皇上,正是如此,明国太子虽年幼,但所率的勇卫营却勇猛无比,我八旗勇士多是损失在他们手中。”

  多铎却在一边插嘴道:“我可是听说明国的太子还是个孩子,阿山,你是在拿满朝大臣开玩笑吗?”

  阿山不满道:“豫亲王,奴才所言句句属实,您的镶白旗也曾与之交战过,如若不行,可召旗中将士一问便知。”

  他顿了一顿,又道:“奴才听说镶白旗的人马早被明国太子的勇卫营吓破了胆,无人敢战。”

  多铎闻言立刻大叫起来,道:“狗奴才!满嘴胡言!我镶白旗的勇士岂能怕了蛮子?真是天大的笑话!”

  多尔衮配合着多铎哈哈大笑道:“一个毛孩子就把你揍成这样了,阿山,你的笑话讲的可真不错!”

  豪格在旁边不阴不阳道:“我可是听说在冷口关外,睿亲王曾和明国太子照过面,还不是一箭没放就灰溜溜的回来了?”

  豪格虽然比多尔衮晚了一辈,年龄却被比多尔衮大三岁,从小就看这个受到老汗宠爱的十四叔不爽,加上这次自己的正蓝旗被打废了,心中更是窝了一肚子火。

  皇太极见两人又要准备撕逼了,冷冷道:“都闭嘴!继续听阿山说下去!”

  多尔衮和豪格各自哼了一声,甩过头不再理会对方,多铎则是毫不掩饰的沉着脸盯着豪格的后脑勺,很想抄起一块板砖狠狠的拍在这个大侄子那光溜溜的后脑勺上。

  阿山见皇太极并没有怀疑自己说的话,也大为安心,接着道:“回禀皇上,并非是奴才夸大其辞,那明国太子所部之军不仅军纪严明,令行禁上,而且善用火炮和火铳,他们使用的火铳非常厉害,不仅射程极远,而且威力奇大,在百步内就可以穿透两层甲,八十步内更是能打穿三层铁甲。”

  皇太极点了点头,道:“蛮子的火铳确实厉害,不过用的人却大多是蠢货,我大清兵中同样有火铳,只需在阵前虚放几枪就可骗过大多明军,让他们慌乱之下发出铳弹,我军骑兵再趁其装填时迅速冲破其阵,明军的火铳兵就会完全失去作用。”

  阿山嗫嚅着打脸道:“皇上圣明,只不过蛮子勇卫营中的士兵使用火铳非常熟练,射速也是极快,远不是辽镇边军所能比的,而且他们令行禁止,从不慌张开枪......”

  皇太极眉头微皱,感觉阿山有些夸大事实了,明军九边中使用的火铳大多数三眼铳,只有几十步的杀伤力,精准度还很差,即便是锦州城中的几千杆鲁密铳,也远没有他说的那么强。

  不过皇太极对敌人向来十分谨慎,从来都不轻易小看对手,他看向汉臣中的一人道:“恭顺王,你在南朝熟知火器,以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