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三十日,崇祯皇帝在皇极殿举行了盛大的朝会,此战一干有功人员一一接受皇帝封赏。

  黄得功,升京营总兵官,授骠骑将军,荫一子世锦衣卫千户。

  孙应元,升京营总兵官,授金吾将军,荫一子世锦衣卫千户。

  张世泽,授左都督,掌中军都督府,提督京营。

  汪万年,升京营副总兵,授右都督。

  李廷表,升锦衣卫指挥同知。

  徐盛,升锦衣卫指挥同知。

  .......

  朱慈烺原本以为兵部尚书张凤翼死了,卢象升会接任兵部尚书一职,然而崇祯却起用了丁忧在家的杨嗣昌为兵部尚书。

  杨嗣昌曾经担任过宣大总督,近年来农民军闹腾的时候,他多次上疏献计献策,给崇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认为他是个人才,能入内阁。

  杨嗣昌的老爹杨鹤不懂兵法,当年遇到流寇只是一味的动嘴皮子招安,并且也取得过一定的成功,陕西各部的起义军几乎都接受了招安。

  好景不长,流寇们花完了杨鹤发的招安银子后降而复叛,杨鹤被朝廷追责拿办,崇祯出于对他儿子杨嗣昌的欣赏,这才留了杨鹤一条命。

  最终,崇祯诏升卢象升为兵部左侍郎,授太子太师,总督宣大、山西军务。

  至于其他几路入卫勤王的总兵,崇祯皇帝只是象征性的加封了一些太子太保等虚职,又发了点粮饷就打发他们回各自的驻地了。

  朱慈烺对卢象升的事情表示很惋惜,通过半个月来的相处,从他的谈论中,朱慈烺看得出卢象升是个锐意改革的官员。

  如果卢象升任兵部尚书,朱慈烺还能与卢象升一起对兵部进行一番改革,这也是当初他为什么上疏请求让卢象升率天雄军北上的原因。

  不过卢象升去宣大也好,目前九边之中的防御,宣大那边最薄弱,让卢象升这个能人去补救一下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

  德胜门外,朱慈烺亲自送卢象升去宣大去就职。

  “卢先生,一路保重!”

  “臣不敢劳殿下远送。”卢象升微微躬身道,领着天雄军北上而去。

  朱慈烺一行人遥遥目送着卢象升等人离去,不知这一别是否是最后一次相见。

  历史上,两年后清兵再次入关,卢象升和五千天雄军陷入数万清军主力的包围圈,天雄军不惧强敌,与八旗军进行了激烈的血战。

  在友军冷漠的注目之下,五千天雄军孤立无援,战至最后一人,血洒北国,于寒风冬雪中被埋葬。

  在送别了卢象升后,朱慈烺带着众将来到了德庄火锅,将三楼整个都包了,办了一场庆功宴。

  勇卫营、新营、神机营、神枢营所有把总以上将官都参加了庆功宴,相聚一堂。

  几营的所有将官先是集体向朱慈烺敬酒,朱慈烺则是以茶代酒回了众将士,并吩咐众人随意吃喝,不必拘束。

  这种不分等级的大宴让众将感到极为的轻松愉快,都是有说有笑的,人人欣喜。

  神机营和神枢营在此战沾了勇卫营不少光,汪万年和张世泽等将士不仅升职加薪了,还私下分了不少好处,因此对黄得功等勇卫营的将士礼敬有加,动不动的来回敬酒什么的,一时间氛围极为融洽。

  一盆盆麻辣味的火锅接连不断的端上,还有其他一些平日难得吃到的招牌菜,让众人吃得大呼过瘾。

  黄得功从冒着红油的火锅汤中夹起一块羊肉片送到嘴里,使劲的嚼了几口,被辣的满脸通红,大呼带劲,边吃还边赞叹道:“也不知是谁开的这种火锅店,真是绝了!”

  一旁的朱慈烺和李廷表等人则是笑而不语,没有拿这件事当面装逼。

  席间,一个勇卫营将官拿来一份报纸,笑嘻嘻道:“殿下,皇明时报最新一刊发行了,上面还有对我们勇卫营的专版介绍。”

  朱慈烺正吃的带劲,随手将报纸递给了身边的黄得功,让他这个勇卫营的当家人当众念一念,自夸一下。

  黄得功拿着军报慢吞吞的念了起来,很是费劲,很多地方居然都是隔字跳过去,完全读不通。

  朱慈烺皱眉道:“你不识字?”

  黄得功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殿下,末将只识得半数的字.......”

  “我去!”朱慈烺震惊了,他站起身来扫了一圈众将官,道:“你们中不识字的都给我站起来!”

  整个大厅站起来半数以上的将官,有些人只识得几个字,有些人则是一个大字不识,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

  “一群文盲!”朱慈烺无语了,军中的识字率居然这么低,这还是将官,真是恐怖如斯。

  神机营和神枢营的将官大多是勋贵子弟,几乎人人识字,此时看到一向作战勇猛的勇卫营和新营中居然有这么多文盲,心中顿时都舒服了不少,打仗不如你们,咱们文化上可是碾压你们。

  朱慈烺摆了摆手,示意大家继续吃喝,众人不明白皇太子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过也没管那么多,继续嗨了起来。

  朱慈烺忽然感觉军队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最起码军中将领文化水平要提上来,不说像文官那样吟诗作赋,最起码得识字吧?不能老指望手下念指令和战报吧!

  特别是龙骧夜不收,必须全部识字,一个优秀的情报人员,不怕他聪明,就怕他聪明还有文化。

  朱慈烺忽然问向黄得功:“前些天不是说有一些国子监的学生去勇卫营想要参军的吗?现在怎么样了?”

  黄得功长叹一息道:“殿下,别提那些文化人了,就他们那小胳膊小腿的,还想上战场?末将好心不收他们,他们还赖着不走呢!文化人的脾气就是犟!”

  朱慈烺眉开眼笑道:“文人弃笔从戎,这是好事啊,不管他们身体条件如何,全部收下!”

  朱慈烺本想请一些教书先生在营中教导士兵识字,没想到有国子监的学生送上门来了,那岂不美哉?

  在庆功宴后,朱慈烺在勇卫营和新营中颁布了几条完整的学习条令,对全军进行扫盲教育,并将识字纳入将官升职考核的标准,激发全军学习识字的积极性。

  随后,朱慈烺上奏崇祯皇帝,请求将新营和周遇吉的周字营并入了勇卫营,周遇吉担任勇卫营参将一职。

  崇祯二话不说,直接批准了,朱慈烺立下如此大功,却无法封赏,崇祯心中总觉得有点亏待他了,让他有什么需要可以继续提。

  朱慈烺并没有蹬鼻子上脸提多少建议,只是请求从战利品中拨出十万两银子用于修缮德陵,德陵修缮是迟早的事情,只是过程还需要大臣们进行一番扯皮,朱慈烺还不如先张嘴卖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