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巴泰领军逃到了新城四十里外的河西务,这里驻扎着六千清兵,在堤防廊坊和武清两地的明军,防止他们合围宝坻。

  当探马报道有大量大清兵被明军追杀时,河西务的清兵立即全部出动救援阿巴泰所部,并负责断后掩护。

  见清军有援军来,孙应元立即下令停止追击,全军返回新城,追了四十里路,明军早已人困马乏,再打上一场损失太大就不划算了。

  到了河西务,阿巴泰心里越想越上火,作为大清的贝勒,努尔哈赤的儿子,居然被明军追杀了四十里!

  对方的肮脏打法,让他心中憋屈异常,有种说不出的愤怒,在听到此战的损失过万后,阿巴泰直接两眼一黑昏倒在地不醒人事了。

  博和讬和其他的众甲喇、牛录见了都大吃一惊,赶忙找军医来给阿巴泰看病,军医又是捶背又是掐人中的,就差往阿巴泰脸上抽嘴巴子了,折腾半天好不容易才把阿巴泰给弄醒了。

  在开了几副药后,这名军医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退下了。

  阿巴泰虽然病重,但也顾不上休养,连忙让人整军往宝坻撤退,并派人联系清军主帅阿济格,让他尽快准备出关的事情。

  这时阿济格正在宝坻城中,日子过得十分滋润,每天享受着汉人庖子做的山珍海味,喝着美酒,晚上还有明国官员的家眷侍寝,简直有些乐不蜀了。

  虽然清军往年也从明国抢走了不少人口和东西,生活习惯也开始像汉人靠拢,但直到这个时候,阿济格才算享受了一番明国上流社会的生活,他不得不承认,汉人真正的富贵生活确实是舒坦。

  别看汉人打仗不行,但享受起来,确实是有一套,住的宅子又大又宽敞,都赶上自己的郡王府了。

  而且汉人做菜的手艺就是不一样,同样是鸡鸭鱼肉,汉人做出来的那个味道就是鲜美,酒更不用说,又香又醇,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

  阿济格甚至想,现在明军根本就不堪一击,回去之后一定劝说皇太极,早日全面举兵攻明,入主中原,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安度晚年,尽情享受一下汉人的生活了。

  但就在阿济格大发感概的时候,就得到了阿巴泰和扬古利在新城铩羽而归的消息。

  阿济格也不禁大吃了一惊,没想到有阿巴泰和扬古利两人压阵,又有三万大军,居然还奈何不了一座小小的新城,而且损兵折将上万人,其中还包括八旗满洲兵四千多人。

  阿济格恨恨道:“这个扬古利死了更好,他若不是八哥的心腹,本王早在涿州就将他斩了!岂能又让他损失我数千八旗精锐,还有我两白旗的人马!”

  阿济格对扬古利憎恨不已,同时心中害怕,明军居然这么猛,不仅把扬古利给宰了,就连一向狡猾稳重的阿巴泰也被打败了。

  阿济格再也不顾享乐,命人让阿巴泰速速赶来宝坻,当面询问这一战的经过。

  两个时辰后,阿巴泰赶到了宝坻,当面详细说了新城一战。

  看着脸色苍白的阿巴泰,阿济格久久不语,这样火炮众多,火铳精良的军队,加上主将那么脏的打法,输了也正常。

  阿济格沉思了良久,才道:“七哥,我们就这样回去了?”

  阿巴泰点了点头,道:“从我们出兵到现在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抢到的东西、人口也已经不少了,而且战士们也都想家了,我看应该马上撤军回关外,回大清去吧。”

  他又道:“此次伐明,我们损失太大了,八旗汉军几乎全部丧尽,蒙古部落兵和野人部落兵也折损了大半,连八旗蒙古和我们满洲兵也损失极大,再打下去怕是十二弟你也不好过了。”

  阿巴泰感觉自己彻底的完了,此次伐明,各旗损兵折将太大了,这些满洲八旗的披甲兵、辅兵、跟役和包衣都是各旗主的私人力量,他回去之后都不知道如何跟各旗旗主交代。

  特别是正蓝旗旗主豪格,正白旗旗主多尔衮,镶白旗旗主多铎,这三旗损失最惨,他们都是亲王级的人物,会放过自己吗?想到这里阿巴泰很焦虑。

  阿济格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毕竟多尔衮和多铎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两白旗的人马再有损失的话就说不过去了,会影响自己两个老弟在朝中的地位。

  在此次整个攻明的战斗中,清军损失的兵力约在四万人左右,而满八旗兵的损失只有数千人,总体来说,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皇太极八旗制度后,清军与明军交战向来都是先驱使炮灰攻城作战,第一波是八旗汉军,第二波是蒙古部落兵,第三波是东北各部落兵(满洲人称他们为野人),第四波是八旗蒙古兵,最后才是八旗满洲兵上阵,所以每次出战八旗满洲兵损失最少。

  两人商量确定之后,阿济格立刻下令连夜撤军,同时又命人去通知驻守平谷的清军与自己的人马汇合,一起北返,从冷口出关。

  第二日一早,朱慈烺就在新城内得到了清军撤退准备出关的消息,并已经从蓟州和玉田中间横穿过去了。

  朱慈烺顿时无语了,蓟州和玉田的守军就眼睁睁的看着清军大队人马从眼皮底下走了?

  在蓟州的马如龙和祖大乐确实眼睁睁看着清军,携带大量辎重粮草和人口从蓟州撤退了,清军人马太多了,他们压根就不敢出城追击和骚扰。

  “这个祖大乐,还真信守诺言,没跑.......”朱慈烺叹了口气,虽然惋惜蓟州的守军没能拖住一下,但他并不着急。

  能出关的地方只有两三个,按照清军的方向也只有建昌的冷口了,而冷口距离宝坻三百多里路,清军最少需要八天的时间才能带着辎重财物到达冷口,明军轻装追击,用不了几天就能在其出关前追上。

  在新城,朱慈烺召开了战后总结会,由勇卫营和新营两部人马的将官参加,对此战进行了全面的总结。

  汪万年和张世泽二人有幸受到邀请旁听,开始二人对这种会议感到十分新鲜,随着会议的进行,二人这才发现这种总结会是多么的厉害。

  根据统计,此战共斩敌一万一千,加上打崩了扬古利堵门的人马并斩获了两千多级,还有之前守城斩获的五千多,共计斩敌一万八千人。

  主要是阿巴泰太谨慎了,一开战打不过就急着撤军了,让明军拉开了阵势却没有扩大战果的机会,不过在后面的追击战中倒是斩杀了不少。

  此战明军损失也比较多,四营人马共损失三千五百多人,朱慈烺对下令将战死将士的遗体送往京师陵园安葬,灵牌入忠魂祠,新营抚恤按照勇卫营的标准。

  朱慈烺写了一封详细的战报派人送到了在顺义城的曹化淳,让他过目后再派人送到宫里,曹化淳接到战报后笑容满满的捧着捷报亲自回京了。

  在开完了总结会,朱慈烺又收到一个消息:卢象升率天雄军已到了大兴城附近,明日就可到达新城。

  ※※※※※※※※※※※※※

  注:有书友说一场战斗能承受的损失只有5%-10%,本书中动不动出现清军成千上万的损失感觉太假了,这里我简单解释一下:

  在汉唐时,对周边国家战争中经常出现一打几的战损,那是因为汉唐时期汉族的装备碾压周边,经常出现你吃我一箭就一个窟窿,我吃你一箭只是盔甲破损,本人压根没事这种碾压。

  而后来东西晋的乱世加速了周边国家吸取汉文明的速度,到了元代更是近乎拉平了东亚各国的科技水平,在装备差距不大的情况下,自然很难重现之前那种一个打五个,砍瓜切菜的情况了。

  众所周知,崩溃也会有一个崩溃线,一般认为古代正常军队是一成,也就是一万人死伤一千时就崩溃了。

  而崩溃是一个过程,也需要一个时间来过度,毕竟从被鼓舞起勇气、以决死的心态冲锋,转变为被巨大战损比下的崩溃也是需要时间的。

  在汉朝时装备碾压带来的战斗力可以让敌人在士气消退前就打崩了对方,这个时候崩溃带来的只有屠杀式攻击。

  跟玩游戏打BOSS分几个阶段一样,一万人理论上死伤一千人就奔溃了,但汉军直接输出爆表,从第一个对战阶段跨越第二个僵持阶段与第二个崩溃阶段,直接打到第四个屠杀阶段。

  后来的宋明时期就没有了装备优势带来的战斗力,就得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打,自然战损不好看,死个一成就崩溃大败了。

  其原因就是战场受伤,只要有时间在僵持,那么伤者要么能逃跑,要么能被带回去救治,或者被伙伴拖尸回去,导致双方战损比不那么夸张。

  没有全图视野的正常士兵只看得到我方在死人,敌方也在死,自然不会变成汉朝那种我方一片片死,敌人偶尔躺下一两个的情况了。

  同样的,勇卫营和新营使用的都是精良的火器和甲胄,在装备上是绝对的碾压,加上严格的战术配合,加上射程上的优势,以热武器打崩溃冷兵器的清兵还是很轻松的。

  以上看法是在看《从黄河文明到“一带一路”》这本书中总结出来的,希望对大家理解有所帮助。感谢书友:hmht、书友150802201032663、书友20190625204906654的打赏  另外求个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