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前被明军单骑射杀了一名将领,鞑子们心中又怕又怒,在城墙上纷纷发火怒骂。

  只是鞑子胡乱发火也无济于事,也不能让明军士兵掉一跟毫毛,反而引起勇卫营和神枢营士兵们一阵大笑。

  杨其礼回到阵中,立刻被手下一些夜不收上前拥抱,两大营的将官也迎上来招呼着,张世泽更是竖起了大拇指。

  曹化淳更是眉开眼笑的拉着他的手呵呵笑道:“咱家今日真是开了眼界,我大明军中居然有如此猛将!”

  被一个老太监拉着手,原本极为阳刚的杨其礼心中忽然感觉凉飕飕的,在他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中,缓缓将手抽了出来,抱拳道:“曹督主过奖了!”

  黄得功大步上前粗鲁的拍着杨其礼的肩膀道:“小杨子,好样的!有老子当年的风范!”

  杨其礼嘿嘿一笑,也不好当面打听他当年的风范是什么。

  朱慈烺微笑道:“杨其礼单骑射鞑子,壮我军威,记官升一级,战后再论功再赏!”

  杨其礼大喜,躬身抱拳道:“末将谢过殿下!”

  孙应元笑道:“这小子,都迫不及待的自称末将了!”

  “哈哈哈!”

  众人顿时大笑,杨其礼则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就算此次升职了他离佐击将军还差一级呢,看样子还得要立大功啊。

  正在众人说笑的时候,密云城上出现了一阵骚动,大量的百姓哭喊着被鞑子赶到了城墙上,不少人手中还抬着木棍、石块什么的。

  孙应元脸色难看,道:“殿下,鞑子这是准备让百姓守城了。”

  黄得功怒骂道:“狗鞑子!卑鄙无耻!”

  张世泽愤恨不已,同时心中担忧,不知道皇太子会如何处置,毕竟涉及到百姓,处理不好的话对他这储君影响很大。

  朱慈烺沉吟了片刻,让传令兵去传话,让鞑子释放密云城中所有百姓,明军可以撤军。

  片刻后,传令兵返回阵中,言道鞑子回复让明军先撤军,再放百姓。

  朱慈烺闻言冷哼了一声,见天色已晚,于是下令两营人马在密云城下五里外扎营,同时传令守在怀柔的汪万年亲自率神机营一半人马,带着重炮连夜赶赴密云。

  阿墩见明军暂时撤退,心中松了一口气,同时他心中有了主意,继续以明国百姓为筹码牵制这部明军,再不断派传令兵联系平谷的饶余贝勒阿巴泰,请他火速增援,到时候两面夹击,嘿嘿嘿。

  当天晚上,汪万年终于带着一千多名神机营炮兵拉着上百门红夷大炮来到了密云,这四十多里的夜路让他们走的够呛,好在是平原地带没什么大山坡。

  汪万年一路上根据龙骧夜不收的引导终于找到了勇卫营的大营,当他达到距离营寨百米的时候,就被一队巡逻兵拦下了。

  “军营重地,速速离去!”一名勇卫营的巡逻队长手持火枪喝道。

  汪万年道:“本将神机营参将汪万年,奉皇太子令旨,率神机营所部前来支援!”

  “口令!”

  “皇太子令旨中写的口令叫什么来着?”汪万年问向身边的一个游击将军。

  这名游击将军摇了摇头,很是无语,令旨是下给你的,我他娘的怎么知道?

  汪万年喊到:“口令叫天王老子什么来着?老子忘记了!”

  这支巡逻队顿时警惕性大涨,后退了一步,在朝天空放了一枪后,手中的火枪又对准了汪万年:“没有口令,速速离去!”

  汪万年心中顿时不爽了,老子看你们是皇太子的人,跟你们啰嗦半天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居然还让老子回去?

  他大怒道:“娘的!老子辛辛苦苦来还让我离去?老子真是神机营参将,再不闪开老子就不客气了!”

  汪万年身后的神机营护卫们也纷纷举着鲁密铳指向勇卫营的巡逻兵,场面一度十分紧张。

  被人拿火铳围了,勇卫营这队士兵毫不慌张,冷笑连连,神机营的火铳兵也不敢真下手,于是双方大眼瞪小眼,急赤白脸的在那对峙着。

  几分钟后,勇卫营的营寨中忽然变得通火通明,一队队士兵手持火枪,在营寨内将火枪对准了神机营的士兵们。

  看着自己的人被数千勇卫营拿枪围着,以及勇卫营士兵们那冰冷的眼神,神机营士兵们有些慌了,汪万年更是心中一紧,这他娘的怎么回事?皇太子想干掉自己吞了神机营吗?

  汪万年冷汗直冒,感觉心头有一万头神兽狂奔,这时候他看到了营寨内出来了一个身穿明甲的将军,他立即喊道:“黄副将,什么情况啊!兄弟们怎么把我们围起来了?我们是来支援的啊!”

  被惊醒的黄得功见营外是汪万年,顿时怒骂了一声,道:“原来是你,你他娘的报个口令不就得了,非要整的跟劫营一样!”

  虽然嘴里这么说,黄得功依然没有让人将火枪放下,勇卫营的炮兵甚至把虎蹲炮和佛朗机炮搞出来了,推在营地门口对着他们。

  汪万年见状心中更慌了,连忙喊道:“黄副将,我把口令忘了呀!咱哥俩都认识,说好的回京以后一起去万花楼潇洒的,现在搞得这么紧张干什么?”

  见周围勇卫营士兵们看向自己异样的眼光,黄得功顿时怒道:“你他娘的闭嘴!没有口令那你就呆外面过夜吧,等什么时候想起来再进来!”

  “哎!兄弟,为什么啊?老哥平时可没得罪你啊!”汪万年追问道。

  黄得功肃穆道:“皇太子有令,勇卫营扎营巡防,按戚家军标准,凡是对不上口令闯营者,一律格杀勿论,哪怕监军和副将都一视同仁!”

  汪万年心中打了个冷颤,这军规可真他娘的狠啊!

  最后,汪万年打着火把翻遍了传令官的所有文书,终于找到了朱慈烺的令旨,在令旨上找到了入营口令。

  他欣喜若狂,大喊一声:“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放行!”

  在黄得功的命令下,勇卫营所部皆是有序回营,一切恢复了正常。

  汪万年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又拍了拍黄得功的肩膀道:“兄弟,你今晚可是把哥哥吓得半死,不过你们这勇卫营的军规可真狠啊!”

  黄得功摆了摆手道:“这还算狠?勇卫营的士兵若是敢拿百姓家中一根草,都得枪毙!”

  汪万年眼皮不自然的抖动了几下,心中感叹,如此纪律严明的军队,真是难以想象,难怪勇卫营战斗力这么强。

  勇卫营面对鞑子的骑兵冲击都面不改色,若是换了神机营估计早扔下火炮跑了,或许这就是殿下所说的士兵素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