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二十二日,京城棋盘街。

  一个报亭周围围满了百姓,他们忽而喝彩忽而安静,神情激动。

  在报亭前,有一个穿着讲究的文化人,手里拿着一份皇明时报特别版,继续念道:“我皇明大军于二十日出征当日申时收复顺义,二十一日皇太子领勇卫、神机、神枢三营继续北上,路遇奴贼三战三捷,又斩敌两千,于酉时收复怀柔!”

  “好!”周围百姓又发出一阵震天的喝彩声。

  “再读一遍!”有百姓叫道。

  “对,再读一遍,我们还想听!”周围有人马上附和。

  报亭的负责人付给了读报人两钱银子,这名文化人满脸欣喜的又开始重头读了一遍,声音抑扬顿挫,很是给力。

  在京城中有上百个这样的报亭,每个报亭前都有类似的场景,皇明时报社针皇太子对此次出征推出了特别版,特别版只有一版,版面如后世A4纸那么大,不过是一天一期,专门报道前线战况。

  捷报传到京师后,朝中大臣心思各异,只有太子党成员欣喜若狂,皇太子两日内连复两城,共斩敌七千,如此大胜,真为国朝长脸。

  在当日的马坡桥之战后,朱慈烺率三营继续北上,一路上遇到了几波鞑子,鞑子入关后很少遇到强敌,因此基本都是两三千一股,小股的甚至只有百十人。

  这些鞑子遇到其他明军或许还能吓唬吓唬人,可他们遇到的是勇卫营,只能是挨揍的份,后面的清军倒是识相,打不过就跑避免损失扩大。

  马坡桥战役相当于是朱慈烺送给神机营和神枢营的战果,也趁机试试两营到底能不能和勇卫营一起联合作战,结果还算满意。

  鉴于此成功,朱慈烺在遇到后面的鞑子后,依然让三营联合作战,勇卫营开道,神机营协助,神枢营追击。

  神机营和神枢营趁机捞了不少军功,二营人马皆是乐呵呵的,原本对勇卫营有些成见的人立马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开始夸赞勇卫营的兄弟仗义。

  军功被匀走,勇卫营的将士们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在经过卢九德这张铁嘴的安抚下,大家才安心下来。

  卢九德只说了一句:联合作战是为了扩大战果,对大家都有好处!再说了,太子殿下什么时候亏待过勇卫营?

  收复怀柔后,朱慈烺先是安抚了城中百姓,随后让三营修整,同时传令除了蓟州总兵马如龙外,其他各镇总兵于五日内率所部人马到通州集结,违期者斩。

  各路人马分散在北直隶各地,各自为政,遇到清军又不打,还不如统一部署作战,召开军议将话和任务都说明了。

  攻下怀柔的当天,密云方面清军试图夺回怀柔,派遣近万人攻打怀柔,朱慈烺觉得三大营经过了一天的行军和大战,早已疲惫,于是下令防守怀柔城。

  近万清兵三次攻城失败,在损失了两千余人后清军驻扎在城外几里外,试图等待密云方面的援军包围怀柔。

  八月二十三日,凌晨四点多,朱慈烺趁着天蒙蒙亮的时候,率勇卫营和神枢营出城偷袭在城外的清军大营,清军且退且战,一路被打到了密云,明军六战六捷,斩敌五千余人。

  三大营自二十号出征以来,三日间创造了九战九捷的战绩,共斩敌一万四千人。

  明军只有万余人,刚开始时谁也没把他们当回事,可不久之后,他们就用实际行动,让鞑子们领会了痛苦的真正含义。

  当密云方面的清军主将意识到此次对手的强横时,明军已经兵临城下了,原本密云驻扎着一万多清军,结果被打的只剩下不到五千人。

  见明军来势汹汹,清军主将一时间认怂了,坚守不出!

  鞑子主将的操作让朱慈烺很意外,说好的野战无敌呢?怎么改守城了?

  朱慈烺在密云城下列好了阵,然后让士兵们在城下叫阵,使劲的羞辱鞑子,一个劲的逼他们出城野战。

  一个勇卫营的士兵甚至当众将内裤扒了下来,挑在四米长的长枪上在那甩动,嘴里还喊着你们这些没卵的狗鞑子!

  结果鞑子还没急,曹化淳和卢九德二人却急了,对着该士兵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怒骂,这名士兵这才想起来军中还真有两个没卵的人......

  最后,无论勇卫营的士兵怎么羞辱鞑子,哪怕是将皇太极的后宫妃子们全部问候了一遍,鞑子主将也没敢领军杀出来。

  密云城楼上,一个身穿黄色棉甲的清军老将正眉头紧皱的看着城下欢呼的明军,道:“这就是击垮了额驸扬古利所部的明军吗?”

  他身边的一位鞑子将领躬身回道:“大人,就是他们,听说这部明军的主将是明国太子!”

  这名清军正黄旗老将喃喃道:“想不到在本将最后一次出征的时候,却遇到如此强悍的明军,真是天公不作美啊!”

  这个驻守密云的清军主将叫阿墩,正黄旗人,当年做过建奴老汗努尔哈赤的侍卫,追随老奴参加过多次对明战争,其中就有萨尔浒之战,因功被封一等梅勒章京,赐巴图鲁称号。

  想着自己当年追随老汗的一幕幕,阿墩唏嘘不已,再看看今日,自己生死难料,真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此时阿墩的心情就像一个干了一辈子巡警的老干部,在退休的最后一天遇上了捅破天的大案子一样,心中那个憋屈啊。

  忽然间,从明军阵中冲出一骑直奔密云城下,待冲近城门百步之内,这名骑兵翻身从战马一侧的铳套中取出一只火枪,在对着城楼上略微瞄准后轻轻扣动了扳机,阿墩身边的一个鞑子将领应声倒下。

  明军阵中忽然传出铺天盖地的欢呼声,伴随着三声山呼海啸般的杀!杀!杀!

  冲向城下的正是龙骧夜不收第一哨号头官杨其礼,当朱慈烺问谁去叫阵的时候,杨其礼第一个应下,此次出征他对佐击将军一职势在必得!

  在杨其礼开枪打死一个鞑子将领后,城上的鞑子疯狂的对他射下箭矢,七八十步的距离,鞑子的箭矢早就软了。

  杨其礼策马绕城狂奔,同时拔出身上马刀轻松荡飞了几根箭矢,而后用满语大声道:“大明皇太子令我传话,速速投降,留尔等狗命!如若反抗,必叫尔等死无全尸!”

  在装完逼后,杨其礼连忙秀着蛇皮马术飞快返回明军阵中,真正体验了装完逼就跑的刺激。

  阿墩有些意外的注视着这个胆大的明骑,心中忽然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整个城楼上鸦雀无声,没有一个鞑子将领说话,他们心中只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在蔓延。今天三更,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