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义县衙已经被临时征用为作战指挥部,大厅之中,许多宽大的桌案并在一起,上面放着一座巨大的沙盘。

  各营的将官都睁大了眼睛盯着沙盘上的地形,感到不可思议。

  虽然秦灭六国时就已经出现了沙盘,光武帝时更是出现最早的沙盘作业,不过那时候的沙盘制作出的只是粗略的地形。

  早上一个月前龙骧夜不收出征侦查情报之时,第三哨和第四哨的夜不收就在京师东部一带活动,对京师周围几个地带进行侦测并绘制出了精巧的沙盘。

  曹化淳、张世泽、汪万年三人虽然没上过什么战场,却也熟读兵书,一眼就看出了这沙盘的价值。

  朱慈烺手拿一根细竹子,指着沙盘中的几个地方道:“如今鞑子的大军主要在京师的东面,南到天津卫北到密云,鞑子的大军主要囤积在密云、平谷和宝坻三地,这三个地方同时囤积了大量的粮草和掳掠的大明百姓,尤其是密云和平谷二地,扼守着通过关外的道路,所以鞑子才派重兵把守!”

  朱慈烺又道:“鞑子想把掳掠来的几十万百姓和粮草都运到关外,本宫决不能让他们得逞,那是我大明的百姓和资源!因此本宫觉得先灭掉密云的鞑子,想要拿下密云,必先打掉在怀柔的鞑子。”

  其实朱慈烺很想直破平谷,那里的物资和被掳掠百姓更多,如果平谷被拿下,就可以与蓟州形成有力的掎角之势,同时也断了清军出关的道路。

  至于密云一线的出关道路,多是山路又太过狭长,不利于清军大规模携带者百姓和粮草出关。

  战术是好,然而各路援军现在一盘散沙,无法给他掩护,勇卫营单独取平谷的话容易遭到北面密云和南面宝坻所部清军的两翼夹击,到时候三面受敌,全军覆没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朱慈烺不能冒险,只能先收复北面的密云,攻打密云不用担心鞑子的援军,有顺义城挡着平谷的援军,至于宝坻的鞑子援军,距离太远了根本来不及。

  张世泽道:“殿下,我们若是出兵打怀柔和密云的鞑子,顺义城怎么办?我们这点人可不能再分兵了啊,再说我们一个炮兵营一个骑兵营也不擅长守城啊。”

  朱慈烺道:“本宫已下旨让李重镇率部于明日午时之前抵达顺义,到时候由他们守城就行。”

  汪万年道:“殿下,怀柔和密云和有鞑子重兵守卫啊,打下的把握大吗?”

  朱慈烺冷哼一声,道:“把握?鞑子多骑兵,机动能力极强,想追都追不上,现在他们好不容易扎堆不跑了,现在不打难道就看着他们把东西都运到关外吗?”

  “军人,为国战而,为百姓而战,怕打败仗,怕死,那就趁早别吃这碗饭!别的不敢说,我勇卫营打这些鞑子绰绰有余!”

  听他这么说,众人虽持怀疑心态,却也不好说什么,曹化淳当即道:“既然殿下已有决断,那各营就开始准备吧!”

  朱慈烺又道:“曹伴伴派人将三千鞑子的首级和捷报一同送往京师,我军今日在城中扎营修整,让将士们吃好喝好了,明日李重镇人马一到,换防后立即开拔,直奔怀柔!”

  “是!”大厅中各将抱拳而应。

  当天晚上,勇卫营的一队火兵抬着几十桶热腾腾的夜宵来了,勇卫营的营地顿时热闹起来,热呼呼的面条、米粥、面饼应有尽有,还有用干肉、煮肉、咸蛋等菜。

  勇卫营士兵们吃着丰盛的饭食,人人不亦乐乎,都觉得十分惬意。

  有个士兵连吃了两大碗的面条,又吃了块干肉和两个咸蛋,这才满足地放下碗筷,摸了摸自己的肚皮道:“真他娘的舒服,我们营的火兵厨艺又有长进了!”

  还有些士兵不喜欢吃面食,用筷子搅拌着米粥就着煮肉吃得唾沫四溅,边吃边高声道:“在京城修整了一个月都他娘的要发霉了,今晚吃饱喝足了明天好杀鞑子赚赏钱!”

  “是啊,这钱赚得多了,现在花钱也没个准了,再不杀鞑子领赏钱家里的婆娘又要闹腾了!”有人附和道。

  有个十七八岁的士兵笑嘻嘻道:“老哥,你且放心,等你为国捐躯了,嫂子由老弟帮你照顾,老弟至今还没个婆娘呢!”

  “你他娘的!敢占老子便宜,老子现在就照顾你一下!”

  “哥!哥!哥......小弟错了,错了.......”

  “.......”

  “哈哈哈!”周围一些勇卫营士兵闻言顿时哈哈大笑,一个个有说有笑的。

  在距离勇卫营不远的神机营和神枢营的大营中,一些士兵被靠在无人居住的居民房土墙上,看着勇卫营诸将大吃大喝的潇洒样子,一个个羡慕的不得了。

  “他娘的!同样是京营,怎么人家吃的那么好,我们吃的这是什么玩意啊?”一个勋贵子弟将手中的碗扔到了一边,里面的米饭撒了一地。

  大明北方军队中出征食用的饭食基本都是水饭,就是将米放在水里来回煮熟煮干,最后变成干米饭携带,吃的时候取热水泡软就直接吃。

  觉得没味道?这里有硬盐块和醋干,可以蘸着吃.......

  一个神枢营的把总道:“羡慕也没用,谁叫人家是皇太子的人,还在出征当天就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我们连喝汤都没赶上!”

  张世泽视察军营正好路过,听他们抱怨,顿时怒道:“没用的东西!连路都走不好,就知道抱怨,有本事也打场漂亮仗露露脸啊!”

  被张世泽一骂,顿时没人敢吱声了,张小公爷谁敢得罪?人家亲爹是国公,目前京营一把手,以后也是要继承英国公爵位的,京营迟早是他掌管,谁嫌官大敢顶嘴?

  瞧着老老实实蹲那吃饭的神枢营军士们,张世泽冷哼一声背着手离开了,

  张世泽心中也是纠结,照这样下去可不行,出来一趟,怎么也得混个军功什么的,不然没往后队伍不好带啊,也没法跟老爹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