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皇帝听说此事后,非但没有动怒,反而隐隐有些高兴。光时亨那个刀子嘴,天天的怼自己,自己还要摆出一副受听的模样,想想都恶心。

  崇祯当了皇帝以后,一直模仿唐太宗李世民,不仅书法上模仿,当皇帝也一样模仿,胸怀宽广,虚心纳谏,勤政爱民,躬行节俭。

  这几点崇祯表面上也基本也做到了,不然不会在朝堂上天天被光时亨和一群御史喷,还要摆出一副高高兴兴受教的样子,偶尔还要昧着良心夸赞他们诤谏。

  事实上呢?唐太宗脾气那么好的人,有时都会发怒要杀了魏征那个喜欢诤谏的乡巴佬,他朱由检的道行可没李世民深,暗地里不知道盼着这群人死多少次了。

  崇祯清楚,为圣君者,就得宽容大度,能忍天下难忍之事,忍不了也得装着忍。他如果去惩罚这群“喷子”,自己反倒会落个不能纳谏的恶名。

  这不,太子把光时亨这货给整死了,崇祯不仅不生气,内心深处反而有些小激动呢。心中同时暗道,太子上次没把左都御史唐世济那个老东西给整死,着实可惜了。

  崇祯皇帝什么心思呢?他想做一些不利于自己的事情,永远不会自己出面去做,总会找人背锅。

  历史上,在大明最后的几年,能臣战将几乎全部全部战死,崇祯想和建奴议和,腾出手全力剿灭李自成张献忠。于是暗中让陈新甲主持议和的事情,结果泄密了,最终崇祯让陈新甲背锅并斩了他。

  还有在大明最后一年,李自成快要打进北京了,大臣们建议迁都南京,崇祯也想走,却不想背上逃跑皇帝的骂名。

  于是安排了李明睿开口,自己迟迟不开口就让大臣在那议论,结果让光时亨跳出来打断了他的计划,阻止了南迁,崇祯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不过他最终敢上吊,没有学其他末代皇帝跪地投降还是很不错的。这或许也是为什么人们把大明灭亡的时间定格在崇祯上吊的时候,而不是那个向吴三桂跪地求饶的南明皇帝朱由榔被弓弦勒死的时候。

  朱慈烺作为后来者,对崇祯还是比较了解的,不过他仍然不放心,于是上了道奏疏。以光时亨藐视皇族,以下犯上,大逆不道的罪名,将其抄家灭门,并讲述了原因和过程。

  特别是光横放言让他跪地求饶,光时亨让他自断右手的话,写的很详细,还有不少佐证。

  光家父子的那些话深深的刺痛了崇祯皇帝,他一拍龙案,怒道:“胆敢当众威胁当朝太子,他光时亨真是胆大包天,死不足惜!”

  崇祯惊怒之余,下令将午门外那些哭宫的大臣统统抓起来廷杖,每人廷杖二十。

  朱慈烺闻言后,立刻带着吴忠等人来到了午门的城楼上,坐在椅子上品着茶,伸头从垛口处往下看,并笑道:“本宫还是第一次在这么高的城楼上看风景,真气派!”

  吴忠上前将茶水接过去,笑着道:“小爷,这里是天家的天宫,自然气派,等会这地上还有更气派的事情发生呢!”

  朱慈烺闻言哈哈一笑,不急不缓的等待着午门外将要进行的集体廷杖,在可是大明朝特有的风景线,也是历朝历代中最著名的。

  明朝的廷杖可不是那么好打的,一般的流程是:皇帝发出了打屁股的命令后,先由司礼监掌印太监出帖加盖印信,然后再交给刑部给事中审核,签批,最后才交给锦衣卫,由锦衣卫执行。

  原本这一套程序下来少说也得大半天,这次倒是很利索,半个时辰不到,一套程序全部走完,午门外那些哭宫的大臣一个个被扒了裤子按在板凳上打屁股了。

  崇祯皇帝还在纳闷,朝廷的运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效了?整个朝廷上下也只有他这位皇帝不知道其中的小九九。

  朱慈烺都能看的明白,这些哭宫的大臣大多数温体仁安排的御史言官,他们牢牢掌握大明舆论话语权,占据着道德制高点。

  平日里骂人是本职工作,骂的人级别越高越有成就感,他们的主要火力一般集中在级别最高的皇帝身上,皇帝要是恼羞成怒了,那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史书上每朝每代也就记录了那么点人,连七卿中有人甚至只提上一笔,他们这些排不上号的御史言官们挤破头也进不了史书啊,既然这样,那怎么办?搞事情啊!

  史书主要围绕皇帝写,那我们就骂皇帝,被下旨廷杖了更好,容易青史留名,还能博个“舍身以诤”的美名,铁定载入史册。

  在这种思想的带动下,明朝的言官群体往往以“诤谏”为名冲锋在党争第一线,谋取政治资本。

  文死谏,武死战,以往的御史言官都是拿命说话,指出皇帝的不足之处。现在的这些大多已经变味了,化身为“震惊部”发表一些惊世骇俗的言论,以博取帝王与百官的关注。

  午门外的这些言官被打了二十板子后,纷纷拍拍屁股笑眯眯的回家了,心中皆是那种“虽见辱殿廷,而朝绅视之,有若登仙”的感觉。

  忍得一时侮辱,转过头来却胜似神仙!目的已经达到了,谁还去管什么光时亨,太子怎么滴。

  朱慈烺看着下面的谈笑风生的官员们,冷冷一笑:“这帮人真是拉低了言官的下限,廷杖在他们眼中,居然变成了一种赏赐,真是下贱!”

  从这个时候朱慈烺才知道,大明的官场已经拯救不了了,想要澄清吏治,必须大规模的洗牌。

  他甚至有些理解,崇祯皇帝在位十几年为什么要换掉那么多阁臣。崇祯时期的内阁大臣,大多数都是些“执正不惧,斟酌时宜,时献微益者乎,至于扶危定倾,殆非易言也”的人。

  偶尔有一些小贡献,但面对明末危局,想要他们“扶危定倾”,显然这些人是办不到的。对崇祯而言,他需要的并不是“时献微益”,而是能够“扶危定倾”的人才!这或许正是崇祯皇帝不断调换内阁成员的真正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