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九年五月,沈阳崇德殿。

  二百多斤的皇太极正端坐在华丽的交椅上,大胖脸上那被肥肉包裹的小眼睛,正炯炯有神的紧盯着身前御案上放着的‘传国玉玺’,心中难以平静。

  这枚‘传国玉玺’据传是秦汉传至元亡后,失踪已久的历代传国玉玺,元朝灭亡后,蒙古人就带着玉玺逃亡漠北,最后被察哈尔部得到。

  多尔衮出征察哈尔部,得到传国玉玺后还想自己偷摸着藏起来,最终慑于皇太极的淫威才捏着鼻子献上来。

  皇太极得到传国玉玺后,看到上面雕交龙纽,上有汉篆“制诰之宝”四字,也不管是真是假,直接拖张香案就开始拜天了,嘴里还念叨着‘天命’等词。

  建奴上下一阵附和称赞,口呼天命所归,更有诸贝勒大臣以远人归服、国势日隆为理由,请求皇太极上尊号登基称帝。

  皇太极好歹也读过汉人的史书,知道一些套路,于是假装推辞。这一推辞,让没读过多少书的建奴们很郁闷,不知所措,很多人心中甚至在想,难道大汗真不想当皇帝?

  皇太极有些气急,为了给众人一点小暗示,他下令改族名女真为满洲。这一番明显而不失内涵的操作顿时让满洲的奴才们了然于心。

  在一些眼色十足的满洲奴才们的精心策划下,满洲所有贝勒、满洲八旗旗主、蒙古八旗旗主,六部大臣,以及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三位大汉奸,满蒙汉文武百官齐聚。

  多尔衮捧着满字表、巴达礼捧着蒙字表、孔有德捧着汉字表各一道,率诸贝勒大臣文武各官在宫门外跪下,仰天拍地,眼含热泪地请求皇太极称帝。

  皇太极听到消息后,赶紧让人捧着这个被后世鉴定为赝品的‘传国玉玺’先送到崇政殿,然后套了身早已准备的龙袍,这才传令让王公贵族、文武百官入崇政殿,美滋滋的接受贝勒大臣们行三跪九叩头礼,正式登基称帝。

  皇太极当场改国号为大清,改沈阳为盛京,年号崇德,并当着众臣的面发誓赌咒,日后一定善待众人,忧国勤政,做个好皇帝。

  满洲众人皆踊跃欢欣,热泪盈眶,自此登基大典正式开始,大宴二十日。

  期间,皇太极册封诸王,其中特别厚赏了三个投降的大汉奸,封孔有德为恭顺王、尚可喜为智顺王、耿仲明为怀顺王,人称三顺王。

  汉人封王,对满蒙各部的贝勒来说,很不爽!皇太极看在眼里,为了让大家心里平衡一些,又加封了代善、多尔衮、济尔哈朗、豪格等几个兄弟子侄为和硕亲王,还封了一些亲王和郡王,一时间整个满洲皆大欢喜。

  关雎宫,宸妃海兰珠的寝宫中,皇太极左手拥着海兰珠,右手摸着崭新的龙袍,心中感慨万千,这他娘的才叫生活!

  遥想当年,自从十年前老父努尔哈赤死去,他虽然继承了汗位,却和和三个兄弟共同执政,并称‘四大贝勒’。

  这些年来,他绞尽脑汁、想法设法用各种套路把四大贝勒中的阿敏和莽古尔泰给干掉了,又将二哥代善踩在脚底,自己独自称尊。如今更是再迈一步,登基称帝,名留史册,想想真是令人唏嘘。

  大宴之后,皇太极召集满清几个核心人物在大政殿议政。

  登基称帝,加上刚把二婚的海兰珠给干怀孕了,皇太极此时正是春风得意,在大殿上,他难以愉快的心情,大笑道:“哈哈哈……如今我大清立国,与明国分庭抗礼,也不知道那大明皇帝作何感想?”

  大笑后,皇太极看向站在殿尾的范文程,盯着他道:“范先生,你是汉人,你觉得崇祯会作何感想?”

  范文程舔着脸,赔笑道:“皇上得到传国玉玺,正是上天受命,绝非自作孽的朱家小儿可比的,天下本无主,有德者居之,奴才每日都为饱受荼毒的汉人百姓痛惜不已,奴才请皇上举兵伐明,一举定鼎中原,一统万年!”

  和硕礼亲王代善、和硕睿亲王多尔衮、和硕肃亲王豪格、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豫亲王多铎等人纷纷附议,嚷着要荡平明国。

  皇太极抬起手压了压,摇了摇头道:“不急!”

  肃亲王豪格道:“皇阿玛,儿臣听说明国各地如今群雄纷起,再晚的话怕他们逐鹿中原……”

  皇太极对自己的儿子能拽上两句汉人成语很高兴,不过他心中仍在叹息,这个儿子终究是脑子发育不好,看问题仅能看到表面。

  他看了一眼豪格,说道:明国的花花世界确实惹人垂涎,然而,以现在的情况,我们就算吃得到,也不一定吞得下去!

  豪格依然不明白,能吃到嘴里,为什么不能吞下去?他继续道:“皇阿玛,儿臣近日熟读《三国演义》,心中已有万千韬略,儿臣请命,为定国大将军,定为皇阿玛荡平明国!”

  皇太极以手扶额,对着豪格摆了摆手,让他哪凉快哪呆着去。豪格吃瘪,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但还是退到了一边。

  一旁的多尔衮对皇太极的话心领神会,不屑地看了眼豪格,而后看向皇太极,神情恭敬道:“皇上是在担心夺取明国后无法治理吗?”

  皇太极讶异的看了眼多尔衮,没想到王公大臣中只有这个年仅二十四岁的十四弟眼光独到,一下子就想到了最主要的问题。

  皇太极点点头,道:“不错,汉人有言:得天下易,治天下难,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们的准备还远远不足。”

  范文程附和道:“皇上英明,明国的疆域胜我十倍,黎民多我百倍,我大清还是先培元补气,厚植国力,将来一举伐明,才没有后顾之忧。”

  皇太极庄重地说道:“我大清立国不久,体制上虽仿照明国,却依然不足,健全体制、富国强民,日后就要借重范先生大才了,还希望范先生能替我大清好好筹划才是。”

  范文程闻言,立马跪伏在地,衷心地答道:“奴才必将竭尽心智,以报皇上知遇之恩!”

  皇太极满意地微微一笑,心道这条狗养的值得。

  范文程见皇太极满意,更加来劲了,于是继续提议道:“皇上,奴才觉得,我大清现在虽不可入主中原,但平日可继续南下,掠夺明国百姓和财物以充实国力,如今还有一月便是芒种时节,明国各地作物将要成熟,正是我大清丰收之时。”

  皇太极哈哈大笑,由衷地夸奖道:“范先生真不愧是我大清的军师,运筹帷幄,大清初立,也需要让勇士们用弓箭马刀告诉明国,我大清已正式立国!”

  殿中诸王纷纷跪下请奏,愿意领兵伐明。

  看着跪了一地的奴才,皇太极顿时龙颜大悦,随手从龙椅旁拿出一本书,哈哈大笑道:“朕过去研读这“三国”,最向往曹操那“战将如云,谋臣如雨”的格局气派,如今却已实现,朕甚是欣慰。”

  殿中文武大臣纷纷附和,口称皇上圣明,在此时,几乎所有人心中都跳出了一个想法,日后定要研读这本治国用兵的神书——《三国演义》!本以为今天下午能收到推荐位的站短,结果什么都没有,心中莫名一凉。  第一帅发书到现在只求过两次收藏,还没求过推荐票,现在郑重向大家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