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第一道枪声响起,一名吃着月饼的明军士兵被击中倒地。

  紧接着连片的枪声响起,又有数十名明军被击倒,身上飙出一道道血花。

  “有埋伏!全都卧倒!”

  明军各部长官拼命呼喝着,士兵们动作奇快,原地卧倒,边装弹边寻找敌军位置,不时的往密林里开枪还击。

  遭遇埋伏快速应对,是明军寻常训练的项目之一,只因明军的夜不收太过强大,大军很少遭遇埋伏。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徐青山没有一丝慌张,平只是静的下令道:“皇家第一师一旅掩护炮兵和辎重,二旅和三旅从两翼包抄。”

  不多时,几十门武九迅雷铳迅速架在地上,朝着密林中的日军身影拼命扫射。

  这玩意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原本亢奋着想要明军首级的小日本,忽然个个就像是中邪了一样。

  在强大的火力压制下,大部分人只是观望,没事放上几枪,任凭领导呼喊,也只是原地跺脚,龟缩不前。

  再看明军的反应,被埋伏了还能有序反击,主动来攻。

  这时,埋伏在密林中日军的后方,忽然又想起了一片枪声,明显是第三拨人。

  到了现在,傻子也明白怎么回事了,日军将领连忙下令突围,撤回大阪城。

  大阪城上,酒井忠清远远的听到密集的枪声,脸色浮现出了笑容。

  明寇终于还是着道了,这波幕府军起码要干掉他们几千人,让他们元气大伤滚回大明!

  所谓的和平谈判,不过是酒井忠清安排的诈降之举,在他看来,明军立足未稳,且人生地不熟,幕府军完全可以趁着引君入瓮,上去阴一把耗其兵力。

  听着听着,酒井忠清忽然脸色一变,他从枪声中听出了门道,战场上貌似是明军在压制日军?

  明军和日军所用的火枪口径不同,产生的枪声自然不同,酒井忠清如梦初醒,发现自己被明军反套路了!

  他二话不说,立即下令关上城门,并派兵严加防守。

  这么一闹,出去阴人的万把日军算是倒了血霉,被明军一顿乱打,一路追杀。

  日军丢了上千具尸体后,才跑到大阪城下,然而任凭他们怎么叫嚷,里面的战友就是不开门。

  他们知道,自己被胆小的同胞卖了!

  再看看后面,明军三万大军如墙推进,再无先前过节时的说笑模样,所有士兵变得杀气腾腾,如山岳般沉重。

  混乱的日军溃兵绝望了,有人不堪压力,直接自己开枪毙了自己。

  更多的是则人在正大光明的在城下,当着酒井忠清的面放下武器,举手向明军投降。

  酒井忠清气急败坏的怒骂连连,他很想挽救这数千士兵,但他害怕明军会跟在后面冲杀进来。

  现在自己的兵当面投降敌人,无疑会让守城大军士气大减。

  徐青山策马而来,看到此景淡淡一笑,示意可以接纳这些降兵。

  毕竟在国外,要注重国际影响,总不能当着敌人的面杀了这帮俘虏,若是为一时之快将他们突突了,小日本谁还敢投降啊。

  酒井忠清见了,冲着徐青山叫道:“明国的将军,你我约好了两国息兵停战,共享和平,为何出尔反尔攻击我日本的迎接队伍?”

  日本通译大声的翻译着他的话。

  闻言,徐青山道:“无耻狗贼,倒打一耙!”

  明军这边的通译嗓门很大,为了防止小日本听不到,还专门搞了个大喇叭,举在嘴边喊话。

  酒井忠清不以为意,他和徐青山心里都清楚,这种虚情假意的把戏已经没必要了,接下里就要真刀真枪的干了!

  眼瞅着突袭失败,徐青山并不气馁,他仔细观察了眼前这座城池,然后下令攻城,只打南门!

  这一幕让酒井忠清摸不着头脑,他不明白,已经丧失战机的明军为什么要发起进攻,难道他们以为仅凭这点人能打下大阪城不成?

  果不其然,明军进攻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匆匆鸣金收兵了。

  酒井忠清全程懵逼,有点没看懂明军主帅的操作,但无论如何,这次的战斗结束了,自己没有吃亏。

  但对徐青山而言,这已经足够了。

  大阪城的战事结束了,大阪湾炮台的血战却已经开始了。

  回营之后,徐青山一如既然的召集将领,部署战斗。

  这次会议的规模极大,除了军中的厨子、打杂的少数领导,明军下属几十名将领基本全道。

  说基本,那就是还有没到的。

  没到场的是大明皇家海军朱成功等将,他们没一个来的。

  会议刚开始,徐青山便通报了他计划已久的进攻计划,并作出了解释。

  这次突袭大阪,并非无功而返,主要是为了让海军趁机攻下大阪炮台,让海军战舰沿着入海口北上内河兵临大阪城下。

  早在昨日,徐青山已密令朱成功陈烨出发,待明军与日军在陆上交战时,迅速全力攻打大阪炮台,掌控大阪湾。

  为了防止泄密,不利作战,徐青山没有向众将宣布计划,只是与李钰和朱成功二人商议过,抄日军埋伏后路的就是李钰的部队。

  大家恍然大悟,之前还私下评论徐青山不适合为主帅的赞画长,亦是茅塞顿开,原来自己的级别不够......

  明军高层都清楚,大明的夜不收和锦衣卫频频打入日军内部。

  同样的,小日本也不是吃干饭的,他们派出大量的奸细混入明军队伍,从事着搬运打杂等工作,或是收买明军将士,偷偷获取明军情报。

  大帐中,众将议论纷纷,徐青山摆摆手道:“这事算过去了,接下来,我们将要进行的战事会更加残酷!”

  将官们收声而立,静静的听着徐大帅的布置。

  徐青山举起指挥杆,指向地图上的一个大阪湾,严肃道:“今天,我们的皇家海军舰队将会在海面上封锁日军的海军出口,将日军海军围困在港口内,连同他们的炮台一同摧毁!”

  “接着海军陆战队会在大阪湾炮台登陆,登陆完成后,他们会协助我们向大阪城发起总攻!”

  赞画长微微点头,这狗日的大阪炮台必须要拿下,不然皇家海军根本无法靠岸,对陆上进行有效支援,白瞎这么大一个舰队糟蹋不用。

  只听徐青山沉声道:“海军的任务繁重,我们也不能闲着,务必不能让大阪城的日军跑出去支援大阪炮台,哪怕是一个也不能放出去!”

  “陛下给我们的时间是一个月,也就是还有十五天时间,我们必须要完成整个大阪战役!”

  徐青山环顾众将道:“诸位,你们有什么问题吗?”

  众将齐声道:“没有问题!”

  徐青山道:“好!今日我军在城南外休整立寨,明日开始攻城,各位务必全力进攻,如有畏缩不前者,立斩不赦!”

  “是!”

  酒井忠清没想到,自己埋伏奇兵想打明军一个措手不及,而明军主帅和自己想到一块了,竟也早早派了一支奇兵偷袭大阪炮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