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甲山炮台上,硝烟久久不散。

  堡垒上、战壕里,到处横七竖八的躺着尸体,有的浑身血肉模糊看不起模样,有的残躯挂在大炮上。

  徐青山站在战舰甲板上,用望远镜看着整个登陆作战的经过,他没有参与具体指挥,一切都放手让部下们去自行安排。

  因为在他心中,大明的军官,都是优秀的,每一个都具备成为将星的潜力!

  而将星是需要铸造的,不是像个木偶一样服从上级的安排。

  先锋旅旅帅赶来,向徐青山报告战果:“大帅,小日本宫川藩两千口子全部被我军干废了!”

  “有俘虏吗?”

  先锋旅的将官脸上洋溢着笑容:“抓到不少活的,这些狗日的小日本喝成了烂泥,大炮都没轰醒他们,有的傻缺被拖走时惊醒,竟跳起来大骂谁把他弄醒了!”

  众将轰然一笑,皆是被小日本的奇葩行为给逗乐了。

  徐青山不言苟笑,只是点点头,道:“我军伤亡的情况?”

  将官回道:“九个战士运气不好,被小日本乱放的鸟铳打中了,目前还在救治,还有一个家伙杀红了眼,使用武九迅雷铳时恨不得转坏摇杆,炸膛牺牲了。”

  “.......”

  徐青山长长吐了一口气,首战告捷,打的还算漂亮。

  这充分说明了,明军的装备和战术素养,远远超过了幕府军,这才导致了这场战斗一边倒的屠杀。

  但凡幕府军的军纪严明一些,也能杀伤一些明军战士,可惜他们废的很,在战前竟喝成这样逼样子,他们不死谁死?

  身旁的朱成功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叹了一口气,道:“他们实在太弱了,本以为这几年,德川幕府应该有点长进,没想到比起当年,他们就像是猪圈里的猪,一点进步都没有!”

  朱成功的母亲以前是日本人,他也是出生在日本,并渡过了儿时的快乐时光,他对日本没有恶感,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情绪。

  当然了,朱成功出生的九州岛平户藩,早已成了大明的国土,现在叫九州府平户县。

  他的弟弟田川次郎左卫门是郑氏家族在日本的代表,从事中日贸易,前不久替锦衣卫办事在京都被德川幕府抓了起来。

  徐青山没有多说,只是淡淡道:“胜利总会留给有准备的人,他们不配赢得战争。”

  朱成功收回思绪,呵呵一笑道:“看来今天我们不用在海滩宿营了。”

  徐清点了点头,看了眼越发昏暗的天色,立时下令道:“传令下去,先锋旅不必忙着在岸边建立滩头阵地,继续前进,连夜向神户发动进攻!”

  五百年前,日本平安时代的平氏政权强行宣布迁都福原京(神户),然而由于反对势力过于强大,福原迁都只实施了半年后,日本的首都就迁回平安京(京都)。

  后平氏政权迅速崩溃,神户成了平氏政权瓦解过程中的战场,原本刚修成的城池被打得半废,后来也没怎么修,改成了港口。

  神户城只是个半拉子城防,连城堡中最核心的天守阁也仅仅剩下一层,幕府为了应对这次战事,不得不在上面加个盖,勉强使用。

  天守阁都是如此,城墙就更惨了,却的地方只能拿泥土给补上。

  徐青山下令连夜攻打神户,一是看不起神户的城防,二是担心等到第二天,大阪的援军就会赶来,给神户之战增加难度。

  毕竟神户和大阪两地之间隔得太近了,只有几十里路,而大阪有着好几万幕府大军驻扎。

  六甲山炮台距离神户城只有十里的路程,三万明军出发后,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兵临城下了。

  徐青山没有急于攻城,而是派出一名使者进城,给日本人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他们投降,并限时半个时辰。

  当然了,徐青山并不是和平主义的老好人,也不指望日本人能老老实实出来投降。

  他的目的很简单,让大军休整一下,恢复精力再打。

  还有攻城的武皇炮,还在路上呢。

  此次征日作战,为了适应国际环境,明军特意装备了二十门武皇炮,试试这新型产品的攻城威力。

  然而,不多时,明军派出的使者就被日军从城头上扔了下来,活生生的摔死了。

  负责神户防守的内藤忠兴还站在城头叨叨了半天,大概意思是:我内藤忠兴是什么人?投降绝无可能!有本事你们就杀进来,把我也扔下城墙!

  “小日本的官倒是有几分气节。”

  徐青山对此只是呵呵一笑,丝毫不在意惨死的使者,他压根就没指望使者能活着回来。

  因为那使者是明军俘虏的日本兵,喝高了连炮都轰不醒的玩意儿。

  接着,徐青山又派出一个使者进城劝降,还是日本俘虏。

  不出所料,第二个日本兵又被扔下来了,摔的血肉模糊。

  徐青山再次派人劝降,内藤忠兴继续扔,徐青山还派,内藤忠兴还扔......

  来来回回折腾了八遍,内藤忠兴早已怒不可歇,嗓子都吵吵的快嘶哑了。

  他这次换了个花样,没有继续使用摔刑,而是将那个吓得尿裤子的日本兵挂在城头上绞死了,顺便给守城的日军做了宣传。

  花甲之龄的内藤忠兴亲自披挂上阵,当众表示,要以玉碎的决心,保卫神户,等待援兵!

  徐青山等明军将士一点都不着急,也不愤怒,继续吃喝修整,就这样远远的看着日军在城头演戏打气,反正被杀的日本兵,死多少是他们的事。

  在他们看来,小小的神户城根本不足为惧,喘气粗一点就能把神户城给吹倒。

  “炮来了!炮来了!”

  休息了一阵子,远处传来士兵的欢呼声,只见一营炮兵推着武皇炮炮车缓缓而来。

  小日本没有修路的习惯,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地,火炮行进的很慢。

  神户的地形还算好的,李少游挺近的路线,基本都是山地,火炮压根就没法走。

  徐青山依旧不着急,又让人把剩下的日本兵俘虏陆续送了过去,继续劝降工作。

  内藤忠兴被整的没脾气了,二话不说就下令枪杀来者,见一个杀一个,以示决心。

  这一下,彻底惹恼了老实人徐青山。

  对于对方完全不给面子的不文明行为,他立时下令,全军向神户城发动全面进攻!